{dede:global.cfg_webname/}广告

原来她早就演过这么「欲」的戏

2021-06-22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黄尧

提到这个名字,可能还有人感到陌生。

但如果提到《山海情》中的白麦苗,估计很多人都有印象。


在刚刚过去的白玉兰大奖上,大众的注意力被热依扎和童瑶的最佳女主角之争所吸引。

很多人都忽略了,黄尧拿到了最佳女配角大奖

而更让人惊讶的是,黄尧出生于1994年,今年刚刚27岁。


27岁的黄尧,名声不算响亮,但已经手握几部重量级作品。

2021年的《山海情》,豆瓣9.3,一流国剧佳作。

2020年的《沉默的真相》,豆瓣9.1,在河马哥心中不输《隐秘的角落》。

2018年的《过春天》,入围了柏林电影节新生代青年单元最佳影片,黄尧还拿到了平遥电影节最佳女演员。


《山海情》和《沉默的真相》不用多说,河马哥之前都和大家聊过。

今天,是时候来聊一聊《过春天》。

一部融合了青春、家庭、爱情、香港与内地问题的电影。

《过春天》


佩佩,16岁。

她有个香港的爸,有个在深圳的妈。

她的“爸”也比较特殊,因为他的爸妈没有结婚过,他是他爸包养二奶的私生女。

特殊的家庭导致她日常来往于香港和深圳之间。

在香港上学,在深圳安家。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里,佩佩大多数时间都在路上。

她每天两趟过海关,在香港的学校讲粤语,穿过香港的街巷,在夜里再次穿过海关回深圳,听着她妈讲普通话。

佩佩的生活很孤独。

她去找她爸,她爸除了给她钱也没话和她聊。她回到家去,妈妈在家打扑克,她和她也没得聊。


孤独生活的唯一亮色就是好姐妹Jo

Jo是香港富家女,和佩佩的家境截然不同。

Jo带她去游艇,参加派对,认识自己的男友阿豪,还和佩佩约好一起去日本。


为了凑够去日本的钱,佩佩在班上卖手机壳,在快餐店打工。

但是,来钱还是太慢。

每次Jo畅享日本的行程时,佩佩就只能尴尬的表示,等我买了机票你再定酒店吧。

心底里,她其实怕自己凑不够机票钱。


一次意外,佩佩发现了赚大钱的机会。

过海关的时候,佩佩看到了Jo的男友阿豪一行人。

他们被海关拦下了,其中一人慌不择路把怀中的东西塞给了佩佩。

佩佩战战兢兢把东西带去了深圳,交给了指定的人,那人还给了她一沓钱。

就这样,懵懵懂懂的,佩佩做了一个水客。


走私的商品叫做“水货”。

携带走私商品的人就叫做“水客”

在阿豪的引荐下,着急赚钱的佩佩认识了一个走私团伙。

这里边,有许多阿豪这样混混式的青年,也有一位中年妇女,叫做花姐。


和走私团伙相交的日子,佩佩很开心。

在学生身份的遮掩下,她携带水货过海关,从没有人拦过她,轻轻松松钱财就到账。

在和阿豪的相处中,她逐渐心动,总是情不自禁的眼神追随着阿豪,虽然这是她好友的男朋友。

在走私团伙中,她扎在人堆里闹,陪他们打麻将,还被花姐认成了干女儿。


但是,这样的快乐日子,肉眼可见的暗藏危机。

佩佩和阿豪的暧昧,总有一天会被Jo发现。

在所有同学面前被Jo痛骂,和Jo撕扯在一起的那天,佩佩发现自己无处可去。

她去找父亲,看到父亲一家人团聚,她连走近的资格都没有。

她回到家,发现总和母亲厮混的叔叔骗了母亲的钱,母亲正在苦苦哀求……


16岁的女生,拥有的很少,心中的世界很大

她想要钱,想要正常的家庭,想要和Jo一样自在,想要和阿豪有微微的进展。

为了这些,她义无反顾的一次次做了水客。

而这,触犯到了法律,总有一天会败露。


影片最让人称道的一场戏是,她为了阿豪铤而走险,在身上捆满了手机。

这场戏被称作,“暧昧胶缠”

暧昧的红色灯光下,少男少女窝在小房间里。

佩佩掀起上衣,阿豪弯下脖子,用胶带把手机固定到她小腹,然后,佩佩又掀起了裙子,阿豪蹲了下去……

空气中,胶带撕扯的声音没停过,粗重的呼吸声也没断过。


豆瓣有人评论称:

男女互绑手机,基本上是国产青春片最接近性爱的一场戏。

佩佩和阿豪懵懂的互相试探,心里小鹿乱撞,还要故作镇定。

就像佩佩第一次携带手机过海关,她战战兢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但无论是喜欢阿豪还是当水客,都是埋在黑暗中,不能见光的事。


作为一部青春片,影片涵盖了青春的方方面面。

挣钱去日本,这是佩佩的理想,对更广阔世界的渴望。

和走私团伙交往,这是佩佩自认为长大,对未来跃跃欲试的一种象征。

和Jo的交往,是友情。

和阿豪的暧昧,是爱情。

除此之外,佩佩和母亲的关系,也是影片的一大看点。


佩佩的母亲(倪虹洁饰)并不靠谱。

她呼朋唤友的打麻将,把陌生男人领回家……好像没干过正经事。

佩佩从不好好跟她说话,她也只是讪讪的说上一句“青春期说什么都没用。

她不知道女儿想要去日本,更不知道女儿每天走私,已经犯罪。

她和女儿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对女儿一无所知。


她不爱女儿吗?

倒也没有。

她在喝醉了的时候跑进女儿屋,躺在女儿怀里。

她在女儿要找骗他钱的男人时,抱着女儿说,钱不要了,母女俩好好的就行。


佩佩不爱母亲吗?

也没有。

佩佩和母亲没有正常说过一句话,但在母亲躺在她怀里时也没推开她。

Jo痛骂佩佩的时候,佩佩不出声,但在Jo说她母亲是鸡的时候,佩佩扑了上去。


这不仅是特殊的家庭关系,也不仅是深圳和香港漂泊的生活状态所导致。

因为现实生活中很多父母双全的家庭,亲子关系仍是如此。

他们朝夕相处,是生活中最亲近的人。

如果发生重大的事,我也毫不怀疑他们是彼此放在心中第一位的人。

但在日常生活,他们心存芥蒂,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片名《过春天》,特别青春的一个名字。

在水客那儿,“过春天”是他们的行话,是顺利通过海关的意思。

但在佩佩的这儿,她要过的不是香港到深圳的海关,还是长大成人的重要一关。

在孤独、窘迫、悸动、痛苦等一切情绪过后,生活没变,但是佩佩将会是不一样的佩佩。


就像香港。

从太平山顶看,灯火通明,一派繁华。

但从深圳的一座小山望过去,香港也不过如此。

香港就是那个香港,但是换个视角看,观感就大不相同。



这天实在是太热了,可以去你家蹭蹭空调吗?
顺便蹭蹭你

“双击”下方,每天好片不断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64135-1.html

上一篇:鬼后、鬼婆、僵尸先生,他们生来就是“阴间人”?

下一篇:郭德纲已经是娱乐圈之王了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 最新更新 日本影视网 亚洲影视网 撸撸网 采花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