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台剧又出神片收视爆表!网友看完:眼睛哭肿,拳头硬了!

2021-06-21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提起消防员,我们脑海中会联想起无数个充满无限赞美和至上荣耀的限定词:


“蓝朋友”、烈火英雄、最美逆行者……



因为我们知道,消防是高危险的工作,存在比较高的殉职几率,在我们心中,他们是一群会为了民众不惜牺牲自我的英雄。


但是褪去外界给予的光环,消防员其实也是普通人,而除了面临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的危险,他们面临的困境其实还有更多……



最近,一部台剧带领更多人关注起了消防员的生活,这之中的种种情节让全台湾为之愤怒与落泪。


这部剧叫做《火神的眼泪》。是台湾公视继《我们与恶的距离》之后推出的又一部关注现实主义题材剧作,收视率屡夺同时段收视冠军,豆瓣分9.0,堪称本季黑马。



主演有在《我们与恶的距离》中有出色表现的温升豪、为了更好演绎角色考取初级救护技术员(EMT-1)证照的陈庭妮、获得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的林柏宏和刘冠廷等,阵容强大亮眼。


第一集伊始,由一辆救护车驶入居民楼带领我们走进故事现场,汇报火灾情况的背景音加上消防车的警鸣,无一不渲染出紧张的氛围。



一队人员上楼内部搜救和灭火,一队人员在楼外部署和救护。



张志远等人冒着生命危险上楼灭火救人的场景,因为愈来愈大的火势、头顶摇摇欲坠的电扇、被卡住的受困群众以及门后喷窜而出的火焰等现场危急情况而让人一度心跳加速,害怕再生变故。



另一方面,火场外的情形也让人不好受。


围观群众不断怒吼:救火那么难吗?你们不是消防员吗?慢吞吞的在干嘛?



更有甚者,直接指导起消防工作:



可他们并不知道,如果在屋内还有人的情况下对里面喷水,万一火烧进去就会把人员烫伤。


(被吼的消防员林义阳脾气比较爆,忍了一会忍不住后回怼)


外行指导内行甚至指责内行,这样的情节在现实生活中着实眼熟。


随着现场镜头的切换,我们看到救援出来的群众正在接受伤情处理和后续转移,在现场负责救治伤员的徐子伶一边草草挂断妈妈打来的电话,一边汇报伤员情况,驾车驶向医院。



一天的工作完成之后,他们一边打着哈欠清理消防带一边聊天,我们又了解到更多他们的工作,比如要把火灾现场所有无线电内容都逐字打成文字稿,还有民众笔录、车辆部署图、火灾现场报告等等都要整理成文。



仅仅一个开头,就把台湾消防员的日常生活和背后隐含的矛盾展现到大众面前,冒着生命危险救助群众、不被理解被骂废物、无法顾及家人、工作冗杂等等


但让人生气的远远不止这些。


因为台湾消防体制原因,消防员的日常工作除了救火还有救助民众。


民众拨打119电话后消防员就会前往其所在地,一边实施应急救助措施,询问病痛情况、评估状况,一边进行转移到医院的准备,但是当徐子伶和林义阳在对生病老太太进行惯例询问时,却被一旁的老头一阵数落:



并且再度上演“外行指导内行”:



这位老爷爷不仅骂骂咧咧了一路,密集嘴炮,让人听了简直暴躁。



他还转头就投诉了两位消防员,哪怕他的太太平安出院,哪怕他们并无不当操作,他们也要在议员代表的权威之下,低头认错。



这还是有紧急状况的情况下,有的时候,拨打119的并不是什么紧要事件。


前面从火灾现场救出老太太的张志远就常碰到这种事儿,但即便是面对喝醉了喊着自己全身痛、要他们送他回家的醉汉,他们也要好声好气地询问情况,而后将其送到医院。



遇到喝多了闹事的,还会受到伤害。


在讲述消防员的日常工作故事的过程中,这部剧也借助不同的人物,,表现出从业人员所面临的多种难题。


温升豪饰演的邱汉成因为工作难以顾及家庭,妻子分娩时他有紧急任务难以赶到,他救回了别人的孩子,急着赶去医院看自己的妻子孩子,但也看到了因自己一再无法陪伴导致妻子的伤心落寞,只能哽咽着说着“对不起”。



作为消防队内唯一的女性消防员,徐子伶一方面难以得到单亲母亲的理解,对方希望自己能从事稳定的工作,能够过上优渥的生活,另一方面因为性别受到职场歧视,因为想要考分队长,就被前辈当面说着“女生不要太强势,也不要太有野心,很不可爱”



哥哥在火场去世后投身消防行业的张志远,在试图救援轻生女子时,直击其坠楼场景,诱发“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



剧集在描述救灾救援的故事中,穿插讲述着每个个体生活,让我们得以更加全面立体地感受消防员这个形象。


褪去外界给予的光环,他们亦是普通人,面临着工作家庭的协调难题,职场歧视问题、心理问题等等,正如张志远的饰演者林柏宏所说:“我不会宣扬(这部剧的)消防员是英雄、很热血,反而想让人觉得他们也是人,也有脆弱、需要被关心的时候。消防员也会生病,也有不够强壮的时刻。”



但是因为这个职业的特性,消防员面临的还有体制和舆论的裹挟


比如在接到举报疑似发生火灾,却联系不上屋主的时候,由于担心火势蔓延,他们来不及请示领导,选择破门而入,结果发现屋内是因为节日装置出的场景,并没有火灾。事后他们遭索赔8万台币,体制在这方面没有给予他们足够的保障,没有按照流程走,他们就必须赔钱。



比如他们接到求救电话,对方称自己在外地出差,怀疑自己的同性爱人在住所自杀,请求助。但因为进入屋内需要得到领导签字的流程要求下,等消防员终于破门,屋内只剩下一具尸体。这次他们按照流程走,媒体大肆报道,舆论疯狂指责,将他们打成了凶手。



这不是个例,徐子伶在救助被蜂蛰过敏濒死的民众时,因为民众最终不治身亡,遭到家属联合议员开记者会声讨。一向坚强的她几近崩溃,不仅仅在于遭到舆论指责,还在于她陷入一个没有答案的自我问责境地:究竟这个案件我做的是对?是错?如果我多做一点,那个病患是不是就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这样的设定显然有着其深意,这也是这部剧的独特之处,以荧幕故事讲述现实问题。


就像破门困境。


台湾省消防是由各县市政府管理,有的县市因收到太多类似申诉案件,制定了新规定:如果屋主不在家,不是屋主开门,消防就必须在获得里长和警察到现场且都签名的情况下才能破门。



但越晚破门进去灭火就越会造成更多伤亡损失,可有时候消防员破门而入时却发现外面看到的所谓“明火”却是装饰灯、舞台旋转灯之类的设置,因此在这样的规定下,即便是接到民众报案、经过初步研判作出的决定,最终结果还是会由消防人员承担。导演蔡银娟在多年田野调查中发现,许多消防员都因为破门面临赔偿。


这样的规定实属无奈,能够保障消防员的权益,但是延误救援时机又该由谁负责?



“是否有相关制度处理?尤其是消防人员因为工作破门,不管里面有没有火,破门造成的财产损失应该由公共部门处理,而不是消防人员各自赔偿。”蔡银娟想要借此讨论这个问题。


还有滥用社会资源问题。


剧中设置的消防员送醉汉去医院,亦是消防人员和医护人员难题因为没有亲眼看到,对方若称自己存在疼痛等状况,消防中心也无法拒绝派车救护,这就会导致救助资源被浪费、消防和医护都不堪重负。



“在台湾,名义上可以开罚单,但消防局都不敢开,为什么?因为你开了就会被民众投诉,不然就是民调往下滑,议员施压,所以大家就不敢开罚单,不敢开罚单就一直有滥用资源的现象,我觉得这件事会造成负向循环。”


“这是制度要改变的问题,不是消防员或喝醉酒的人要解决的问题,要对滥用的人开罚。”


这同样是制作团队想要讨论的行业问题。


除了想探讨消防员的职业困境,制作团队还想透过消防员每天的工作,让大家看见更多人生、生死议题:因为一次考试失利被父亲痛批的优等生跳河自尽、自杀的同性情侣、消防家属的苦衷等等。


这部剧里,有温暖的人情,有无畏的牺牲,有冷酷的现实,有发人深省的质问。


(vogue整理的台词金句)


如同这部剧的名字:火神的眼泪。火神代表着消防员,眼泪取自观音垂泪,以神明眼光看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怜悯人的悲痛。



我们不妨走进这部剧,去感受这份悲痛,以及他们鲜活的人生。


https://www.cna.com.tw/news/amov/202105270131.aspx

https://www.vogue.com.tw/entertainment/article/tears-on-fire-ep01ep02

https://www.vogue.com.tw/entertainment/article/tears-on-fire-ep03ep04


戳下方二维码

加入报姐影迷社群畅聊电影~

更有免费观影机会、电影周边等你拿!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64087-1.html

上一篇:为保密,女王还没见过曾孙女照片?哈里被诅咒:50岁时必秃顶!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