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城新闻网广告

姜德义的“炮火”与“子弹” | 经观汽车

2021-02-04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摘要:在密集的“炮火”中,只能靠现有“炮弹”背水一战的姜德义,显然需要站在全新的视角来看清北汽的症结,并以更具智慧的战略战术来扭转战局。


| 刘晓林


从去年7月接任北汽集团董事长至今,姜德义只在公开场合发表过一次演讲,那就是2020年11月11日在北京顺义举行的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顺义也是北汽集团总部T4所在地。姜德义在那次演讲中提到了对智能网联汽车的理解,以及北汽在这方面的计划,一点“跑题”内容没有,对于如何掌管中国汽车行业第五大国企集团的思路,更是丝毫未涉及。

因此,4个多月过去后,汽车界对这位新任董事长的认知仍基本为“1”,这个“1”是他的公开背景:作为金隅集团前董事长,姜德义主持了建材行业最成功的重组案例——金隅和冀东水泥的重组;2020年7月,他空降北汽,接替掌舵北汽14年的徐和谊,成为这家北京市最大国企、全国第五大国有汽车制造集团的董事长。

直到过去一个月中,涉及到北汽旗下6家子公司和8位高层的人事调整计划集中落地,姜德义才首次以一把手的身份站到聚光灯下。这次调整彻底取消了此前北汽集团旗下各业务板块董事长均由集团总经理或副总经理兼任的惯例,各子公司的独立性得到空前的突出。

从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角度看,上任先来一波人事调整是常规操作,并不奇怪,但对于业界等待揭晓的姜德义对北汽的改革思路来说,这已经是个开始。多年以来,改革一直是北汽的主题。姜德义中途接棒也不能例外,面对这个自主品牌竞争力和品牌口碑都没有达到应有状态的企业,改革必须进行下去。

“姜总这半年主要都在做内部工作,对外没什么‘发声’的需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姜德义做事确实非常低调。此次人事调整由于遵循了集团领导不再兼任子公司高层职务的新原则,因此大部分属于“升职”或平级调动操作。而至于姜德义对北汽未来改革的可能思路,该人士表示不便猜度和评论,但指出“姜总在资本运作、资产盘活方面是比较擅长的,当年冀东水泥和金隅集团的重组,大家都知道的,资产迅速扩大。”

而从姜德义仅有的几次公开演讲内容来看,他可能是任正非“炮火”理论的拥趸者,“离炮火最近的地方”以及“弹药”等字眼都出现在其讲话中。而在所有人眼中,姜德义来北汽的任务也正是重组、改革,尤其是在刚经历过将所有自主资源归入一个全新的BEIJING品牌下的激烈统合后,北汽内部被曝已出现管理层僧多粥少局面的当下,姜德义如何调兵遣将自然会成为窥视其经营风格的第一个窗口。

2020年12月30日,姜德义发布了任职北汽以来的首份新年贺词,他提到,2021年北汽将聚焦整车、零部件、服务3大主业,瘦身强体、创新驱动、改革赋能。这位操作过行业大手笔重组的新任掌舵者,将如何在“瘦身、创新、改革”三大关键词中盘活北汽这盘棋,备受期待。而最新数据显示,北汽集团新能源汽车同比下滑八成,



接棒半年摸清家底


2020年10月,北京东四环的京城戏院中,新一代奔驰长轴距E级车上市,场面阵仗一如既往的高大上,按照惯例,作为中方股东代表的北汽集团董事长将上台发言,但这次,似乎仅有外方戴姆勒唱独角戏。而在之前一个月的北京车展的北汽集团新闻发布会,以及北汽集团高端智能品牌ARCFOX首款新车发布会这样重要的场合,姜德义同样未登台讲话,只是参加了之后的领导合影。而这些都是以往北汽集团董事长每年固定的现身和演讲场合。姜德义的低调形象也因此深入人心。

现年56岁的姜德义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钢铁冶金专业,博士研究生学历,2020年7月31日就任北汽集团董事长之前,是北京金隅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34年的工作经历都和建材、房地产行业有关。非汽车领域的出身和北汽的复杂局面,被认为是姜德义谨慎低调的主要原因。来自北汽内部的消息显示,过去6个月,姜德义都在进行企业和产业考察,他在调研、了解他所掌管的企业和这个行业。

上任后的第二个星期,姜德义率先调研了北京奔驰和北汽新能源,这两家分别代表了北汽当下的盈利支柱和未来的发展方向,同时也分别是北汽旗下最大的盈利单元和亏损板块。前后10天内,,他相继对北汽股份、海纳川(零部件子公司)、北汽产投(投资公司)、北汽鹏龙(服务子公司),以及商用车子公司北汽福田、合资乘用车企业北京现代、北汽研究院、北汽越野车公司等进行了调研;2020年10月,姜德义前往江西和湖南,对北汽昌河和北汽株洲分公司进行了调研。

而在调研过程中,姜德义于9月进行了首次人事调整——将北汽营销公司提升为二级公司,与北京汽车、北汽新能源等同一级别,并将北汽集团经营管理部部长刘诗津派驻到北汽营销公司担任董事长一职。这一调整被业界普遍解读为,在姜德义的思路中,北汽自主品牌的营销能力是短板,或者说首先要提升营销能力。而从北京现代到北汽昌河,再到北京越野车的销售经历,是刘诗津被重用的主要原因。

2019年10月,北汽集团发布全新自主品牌BEIJING品牌,自主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大一统在该品牌下,并成立了北汽营销服务有限公司,北汽新的自主时代开启。徐和谊刚刚铺就的这张新蓝图,也是姜德义的起点。除旧布新的第一步已经走出,姜德义最大的挑战是如何继续动刀。

显然,负责整个BEIJING品牌营销工作的北汽营销公司就是第一刀落下之处。这一模式的背后是北汽集团最重要的两家股份子公司——北汽股份和北汽新能源复杂的资源和人力整合,过去近一年时间内,这种整合进展的并不迅速,内部多个事业部制的建立和人员的分合不断调整,关于内部“碰撞”和研发人员流失的消息也不断传来,外界对其权责对应关系更是雾里看花。

2020年10月,作为北汽集团战略核心的高端智能电动车品牌ARCFOX极狐首款量产车推出,其发展由北汽营销公司内部的ARCFOX事业部负责,但ARCFOX高层对外多次公开强调,ARCFOX的独立已在日程表上。2020年12月,姜德义在对升级后北汽营销公司调研时,强调要在公平公正的原则下推进改革,激发队伍活力,并表示“集团会集中优势资源全力支持自主品牌营销工作。”

对于此次人事调整是否传导至北汽新能源和北汽营销公司内部更多岗位,北汽新能源相关人士表示,近期确实有中层的岗位调整,但并不清楚是否与高层变动有关。



全面调整开启?


在一轮全面调研后,2020年12月底,北汽集团一揽子人事调整集中落地。上文提及的北汽内部人士表示,近期网上流传的北汽人事调整表单属实,其中最大的调整是原北汽新能源党委 书记、总经理刘宇,将升任北汽集团总经理助理,以及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北京汽车研究总院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2020年8月,刘宇刚接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一职。而在过去两年中,北汽新能源的高层调整也颇为频繁。

按照北汽集团计划,2020年率先在北京市全面停止自主品牌传统燃油乘用车的销售,到2025年在中国境内全面停止生产和销售自主品牌传统燃油乘用车。”

同时涉及的调整还包括原北汽股份总裁陈宏良升任北汽集团总经理助理兼经营管理部部长;北汽股份副总裁黄文炳升任北汽股份党委书记、总裁;北汽集团副总经理蔡速平不再兼任海纳川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原北汽越野车主管研发的副总经理王磊升任北京汽车研究总院院长,同时兼任北汽越野车研究院院长。此外,还涉及北京汽车研究总院、海纳川、北汽国际等板块的高层流动。

在此之前,上市公司北汽福田在12月26日率先公告了高层变动:北汽集团总经理张夕勇同志不再兼任福田董事长,巩月琼升任董事长一职,常瑞接任巩月琼任总经理。这是北汽福田首次在人事层面“脱离”集团掌控。虽然徐和谊时代也强调两年一调岗的原则,人事调整是家常便饭,但姜德义上任半年后的这次调整涉及几乎所有北汽在京子公司,幅度不可谓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集团领导和子公司一把手的关系上,徐和谊在任时已经开了先河,启信宝信息显示,2018年9月,北京现代的董事长从徐和谊变为陈宏良。这是北汽集团董事长首次让出合资公司董事长一职。对此,北汽内部相关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那次调整是由于对国企董事长兼任旗下子公司一把手的新规限制所致,与势头正猛的北京奔驰相比,徐和谊选择了放弃已经走下坡路的北京现代。此前一年,徐和谊已经卸任了北汽福田董事长。



如何“盘活”北汽?


姜德义的背景是与他有关的唯一清晰的信息。2016年,通过对冀东水泥股权加资产的重组,金隅集团一步跨入中国水泥行业前三强。合并前的2015年,金隅利润持续下滑,冀东水泥则巨亏17.15亿元。2016年合并当年,冀东水泥即扭亏为盈。同时,在2016年底,北京金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持有金隅集团的全部国有股份无偿划转至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完成了北京金隅的整体上市。

这次重组历经三年,在2019年7月完成。当年金隅集团营业收入达到918.29亿元,同比增加10.48%,归母净利润为 36.94亿元,同比增加13.30%,连续三年以两位数比例稳步增长。冀东水泥在2019年的营业收入为345亿元,同比增长9.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0亿元,同比增长41.86%。

时任金隅集团董事长的姜德义是这起北方两大建材集团重组的关键人物,而从这起重组完成一年后,姜德义就被调任北汽也可以看出,他在重组与盘活国有资本上的经验被期待着在北汽这个盘面上发挥功效。

对于金隅的成功,姜德义曾解读为技术和制度创新,以及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有机融合。而这是否会成为北汽摆脱自主品牌摆脱品牌低端困境的钥匙?

不得不提的是,如今的汽车行业,与2015年水泥行业全行业亏损、互相压价的行业氛围有相同亦有不同之处,汽车业处于电动化、智能化技术革命的高峰期,行业容量、新进入者规模之大、新旧转换的激烈程度都前所未有。

而作为北汽核心业务板块,曾引领国内新能源市场的北汽新能源今年仍在下滑通道上,最新数据显示,北汽新能源2020年累计销售仅2.59万辆,比2019年的15.6万辆下降了82.8%。按照计划,2025年北汽自主品牌将完全只销售新能源产品。

事实上,作为BEIJING面世后的第一个完整年度,北汽不可谓不努力,多款新车同步推广,但新能源板块的竞争显然已经跃升到新的层级。据悉,首批在北京、镇江两地销售的ARCFOX极狐在上市两个月以来,共交付了600余辆,2021年计划扩展到更多区域。根据北汽集团的规划,2021年,BEIJING-X7的纯电版本、全新X5、全新EX5、全新EX3等车型将陆续到来。”

2020年上半年,北汽销量约为89.6万辆,只完成年度目标销量的40%。在密集的“炮火”中,只能靠现有“炮弹”背水一战的姜德义,显然需要站在全新的视角来看清北汽的症结,并以更具智慧的战略战术来扭转战局。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60870-1.html

上一篇:生活能治愈的,是愿意好起来的人

下一篇:一封北京流调,多少人被刷屏段子骗了?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