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藏族小哥爆火几天后,已经不好看了

2020-11-21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围观和讨论是信息时代赋予每个人的权利,我们自可以选择用狂热的舆论将一个人捧成红人,也可以任意表达自己的喜恶,但如果这个循环总是“造神-毁神-留下一堆问题-离开”,那是公众声音的极不负责。
文 |杜都督
转载自凤凰WEEKLY
(ID:phoenixweekly)


好看而不自知,是这个时代的最高审美标准。

藏族漂亮男孩丁真的走红,再一次印证了这个说法。

丁真是一位藏族康巴男孩,他无疑是好看的:原生态的黝黑皮肤,长而密的睫毛,明亮的瞳光——明明是一副非常野性的脸,但是笑起来又带着几分青涩。


最“野”的人反而最干净,这种微妙的反差让视频立刻获赞200w。等到被搬运到别的平台时, 他已经变成了大家口中的“野生霍建华”、“藏族锦户亮”、“康巴陈冠希”。

有网友毫不吝啬地给予了他极高的评价:“他和谁都像,但又比谁都好看一点。”

01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素人网红

爆火之后,丁真很快被拉进了别人的直播镜头,他手足无措地盯着纷飞的弹幕,在开播摄影师的指导下,用蹩脚的普通话回答问题:

“我是什么省的……我是我妈妈生的。”

“有什么想完成的事情吗?我想当赛马王子。”

“老婆?我不是你的老婆……”

他似乎是非常原生态的藏区居民,说不好汉语,不适应直播,镜头前会害羞捂脸,甚至和主持人连线的时候还需要翻译。



根据最初发掘他摄影师介绍,丁真今年二十多岁,是四川省甘孜自治区的一位藏族小伙,家里还有个弟弟。

至于那天的走红,也是完全是个偶然:摄影师在准备一个“世界高城的微笑”主题的摄影,已经拍摄一段时间了,本来当天计划是拍他弟弟,无意间把镜头对准了丁真,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间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原本,丁真只是路过去买方便面的。

城市生活的人似乎很难见到气质这么纯净的男孩,他长在横断山脉中,说不好汉族话,没有接触过五花八门的电子设备,梦想就是成为赛马王子。

虽然大多数人都没听过这个头衔,但漂亮的男孩配上辽阔草原,很容易脑补出一些浪漫的画面。


在翻飞的礼物和弹幕中,有一点已经确凿无疑:看惯了流水线加工的美貌,丁真这种原生态无雕琢走红的脸,反而成了另辟蹊径的大众审美取向。

无心插柳却一炮而红。丁真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如果互联网有记忆,那应该会记得前段时间因为和中介的纠纷而登上1818黄金眼的小张。

原本只是一则普通的维权新闻,住在某公寓的小张因为玻璃自爆,被割伤了手,人也吓得不轻,他找物业索赔无果,无奈之下来到1818黄金眼维权。


虽然视频里的小张没有化妆和打光,不仅双手受伤,还满脸写着忧郁,然而眉宇间掩藏不住的帅气却让评论迅速走向奇怪的地方……



评论转发十几万,小张在两天之内上了三四次热搜。其实细看,他也并不是比镁光灯下的完美包装的明星好看多少,只是当一个颜值优越的人出现在这种维权节目中时,会因为格格不入让人产生意外之喜。

这种不经意间被帅到的感觉很微妙,好像你随便走进了一家苍蝇馆子,点了最朴素的几个家常菜,尝进嘴里的却是意外的美味——而当你问起厨师,厨师还一脸迷茫:啊?我做的菜这么好吃吗?

这些年的“民推”网红频出,从洗头的小哥到扯面的小哥,从喝奶茶的妹妹到卖冰糖葫芦的西施,他们放在明星里未必多么出彩,但是在普通人里又确实惊艳。

17年,一位金华的女孩儿将给自己剪头发做造型的理发师的照片发到了网上,使得洗头小哥爆红,一夜之间涨粉百万,很多人蜂拥而至,围观他洗头。

难得的是,他们都没有包装过后的脂粉气,有的只是从生活中洗练的淳朴原味,夹着这条巷子的烟火气,那家店的清洁水味,成为了“氛围美”构图的一部分。

这些“草根网红”都有一些共同特点,他们美且不自知,似乎一触可及。

网友很乐于担任这样的“伯乐”。毕竟,看着一个人从寂寂无名到成为舆论焦点,这其中养成系的快乐,不仅在于审美,还给人提供一种“与有荣焉”的神奇自豪感。

02
一旦开始赚钱,他就变丑了

如果一直保持着这种微妙的平衡,那白月光也不会变成饭黏子。

就在丁真热度被顶至最高点的时候,一则娱乐消息同时传开:腾讯旗下的选秀节目《创造营第四季》打算和他接洽。

这条消息给众多磕颜值上头的网友浇了一盆凉水,大多数人都开始失望:本来是凭借原生态的野性美走红的,现在居然又要在千篇一律的选秀工厂中被驯化,那他的独特性和气质就会被全部磨没。

璞玉一般的丁真,竟然也离不开被资本推手送去当唱跳偶像的平凡之路。
一言以蔽之,“没劲了”。


还有一些人情绪大转弯的理由似乎更加简单,因为如果真选择去当明星,那他用相貌变现的速度已经快得超出了常人想象。

两天前才是青藏高原上一个普普通通放马娃,或许漂亮,但生活条件依然是平均水平线以下的人群。而在“慧眼识人”的网友捧起他后,一夜之间,立刻有一条更容易赚钱的康庄大道敞开在他面前……

这种差距似乎是平地升天堂,太不合理,太难接受,令人太不平衡。


丁真之前受到关注不仅因为是在素人的对比中拔群,更有他自身的民族和地域加成效果,但是如果丢进遍地帅男的娱乐圈,在默认“不好看是原罪的”残酷市场规则里,丁真能否真正摸到门槛顺利变现,还是一个未知数。

讽刺的是,他那些“不懂汉语”“不会说话”“性格腼腆”“没有才艺”的特点,原本看起来是最打动人、最原生态的宝藏,此刻又会成为进阶的绊脚石,如果强行闯关那不仅会让人滤镜全碎,还会“娱乐圈又增加一个丑人”。


说好听点,叫“兰花还是应该长在山谷里”;说难听点,就是他不配。

即使后来小哥在直播里迷茫地表示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但只要有了赚钱的苗头,,舆论里的主流容忍度就会变得更低。

而又考古出一张丁真竖中指的照片时,风评更是雪上加霜:营销,刷屏,炒作,甚至还被扣上了“祸害论坛”的巨大帽子。

如果说前期的负面声音,还只是针对“真的好看吗”、“真素人还是真营销”的合理质疑,尚且属于就事论事的范畴,而“营销炒作论”出现以后,很多人的发言都带着几分报复性的恶意。

丁真本来就是土生土长的土娃,但是此时“土娃”这个词已经染上了几分气冲冲的贬义

这种“赐我梦境、又赐我很快清醒”的境遇,金华洗头小哥也遇到过。

原本他手里还是满坑满谷的预约订单,店外围满不远万里赶来、只为了能花钱享受“网红”洗头服务的小姑娘。而当他接到第一个采访,靠自己名声接到第一个广告的时候,很多人的梦幻泡泡忽然破碎了。

学历不好、文化水平不高成了他被攻击的标靶,接广告成了“吃相难看”,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很多人竟然因为他普通话不标准而感到了幻灭。


总之就是,最好继续洗头吹头,次之开网店卖东西,而从普通人进阶成为网红乃至明星,则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毕竟好看的人那么多,而当一个人赚钱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好看了。


网友往往民间红人有着非常复杂的要求,图他们情真,还图他们眼波销魂。

想要他们永远清纯原生态,永远当邻家小哥、邻家小妹,永远贫穷,不要脱离群众,更不能偷偷发财。

如果发现一旦有走红的苗头,那么这尊自己捧起来的“神”,哪怕前后打脸,也要跳起来将亲手捏好的塑像砸碎。

然而有趣的是,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网友出了这样一个选择题:

如果你是个普通人,因为长得漂亮爆红,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仍然过着之前的生活,拿着一个月3000块的工资,就当这次爆火是一场梦;另一条是顺青云梯而上,趁着这个机会在捞金快的演艺圈赚一笔钱。你会怎么选?

在参与投票的2000人里,百分之九十的人选择了第二项后者。

投票来源于豆瓣拉踩小组,楼主“妈咪妈咪轰”

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草根网红的魅力在于草根,但如果想要过得更好,就决不能只满足当一个草根。如果是看客,大家都希望一切如初,否则“不纯粹”;但如果变身局中人,那肯定更愿意迅速变现,毕竟“机不可失”。

知行合一是不可能的,很多人在以圣人的标准要求他们。

如果说现在网络上还有遗失的美好,恐怕只剩下了老挝姑娘阿哭。

她和丁真一样,最初也是被一则短视频拍客带入观众视线,眼神干净,气质脱俗,晶莹剔透。


但老挝的女孩子地位不高,尤其是阿哭这种贫穷人家的女孩,最终的结果是通过两辆摩托车的价格,被卖进男方家里成为童养媳。她精灵一般的美貌不会被人欣赏,可预见到,阿哭会在贫困和琐碎中慢慢凋谢。

有很多挂念阿哭的人,她值得疼惜,依旧清纯朴素,而且美貌还没有给她带来收入。

而试想,如果她真的和某家MCN机构签约用容貌变现,变成一边用手指比心、一边要求老铁刷礼物的娴熟网红,她还会是大家口中的“精灵美貌”吗?

不会,她只会变成下一个洗头小哥、康巴汉子,若干个月后再提起她,甚至还会有人啐一口,说她“见钱眼开”。

03
看似都在关心丁真,但很少有人真正关心他

造神又毁神的操作太多,有些人会渐渐忘记,这些被迫卷入公众情绪狂潮的主角,只是一个普通人。

丁真所在的甘孜州,其实是个自然条件原始、经济条件较差的地方,2019年的人均GDP仅为32440元,而全国的均值为70892元,甘孜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低于均值。看来最初那个摄影师选择甘孜拍摄“高城微笑”,正式因为蔽塞而充满原始的印记。

穿着旧旧的POLO衫、掌纹皲裂的丁真家庭条件并不那么好,但贫困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

丁真的姐姐告诉网友,丁真没有条件读书,他是家里的老大,平时的主要活动是做农活和放牛。那些看似淳朴,比如“听不懂汉语”“普通话说不流畅”的特殊萌点,显然是他缺少教育的印记。

事实上,撩开“纯净原生态”“不被工业生活污染”的伪饰,丁真这种2020年还没接受通识教育的少数民族年轻人,是一个值得社会高度关注的严肃问题。

人民日报8月20日《四川理塘发展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读书,给了我新的希望”》。像丁真这样未接受教育的年轻人,不是个例

但糟糕的是,浮皮潦草的狂欢过后,不仅真正的问题失焦,丁真本人还成了一些人眼里的摇钱树。

直播的摄影师一边说着“他就是个电子宠物”,一边煽动直播观众给自己私人账户刷礼物,扬言“榜单前三名告知丁真的联系方式”,却没有一点点将酬劳分给丁真的意思。

村里出了个名人,周围人便蜂拥而上蹭热度,名人瞬间多出来了很多个亲戚朋友,周围人试图通过分享他的点点滴滴,把公众的注意力和流量匀分给自己……大衣哥的旧闻,眼看着又要发生在丁真上。

大衣哥走红后不停被村民借钱,他自己不开直播,却被迫在村民的直播里露脸,他的容忍和走红逐渐填充着别人的钱包

丁真被迫加入了一场狂欢的洪流,网友把他卷到天上又狠狠摔下,但嘈杂总有平静的一天,那时他又会要走进看不见的黑暗里。


黄金眼的小张很帅,他被人用放大镜逐帧观看,公众甚至开始挖掘评判他的性取向,他有没有获得赔偿?纹眉的小吴很逗,他的私人信息被人泄露后渐渐沉寂,现在变成了和最初一样的普通人,但他维权成功了吗?很多人觉得阿哭和丁真一样具有最原生态的美,但是她现在去哪了,生存环境又如何呢?

或许,围观和讨论是信息时代赋予每个人的权利,我们自可以选择用狂热的舆论将一个人捧成红人,也可以任意表达自己的喜恶,但如果这个循环总是“造神-毁神-留下一堆问题-离开”,那是公众声音的极不负责。

舆论的飓风刮过,只剩下一片狼藉。

而丁真原本只是个藏族的孩子,有着明亮的眼睛和干净的笑,最大的愿望是,自己的小马能跑第一名。


本文转载自有态度、有温度、有趣味的微信公众号【凤凰WEEKLY】,点击以下链接,观看更多凤凰WEEKLY热门文章:
关注凤凰WEEKLY,带您成为市井中最有深度的灵魂。


END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58219-1.html

上一篇:一群靠玩具出圈的年轻人

下一篇:气死了!他一连串错误操作,竟导致19人丧生:无知,比意外更可怕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