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北京5个好哥们,各分到一栋房子,改造后全火了

2020-11-21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文章转自:一条
微信公众号ID:yitiao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018年底,北京青年建筑师朱起鹏和他的4位好友,在北京郊区一个普通的村子里,一人认领了一栋房子,做了5种截然不同的改造。


5个建筑师都是30岁出头,背景相似,平时就会在一起约饭、撸串。

他们通过抓阄的方式随机分配,在不同的5个场地同时开工,几个好友暗自竞赛PK,互相较劲。


建成之后,5个房子变成了京郊有名的民宿,周末,压力大的高管们会包院度假,穿着汉服的女生也会组团来拍照。

朱起鹏说,「有机会观察到对方不同的工作方式,我们5个人都觉得是珍贵的回忆。」

我叫朱起鹏,我们哥五个都是北京的执业建筑师。平常5个人经常私下约饭,基本每周都得有一次,但也从不谈什么正事。

刘阳一直在京郊做很多实践项目,正好他有朋友海超和刘佳两口子,,在整个京郊怀柔延庆一带,盘了好多老院子做改造,光这个村他们就收了20个院子,从中拿出了5个给刘阳做设计。

房子建成前后对比

刘老师这人很仗义,有了这样好的机会,他就攒我们这5个人一起做。虽然做了5个独立的项目,但整个过程我们5个人在一起,互相插科打诨,大家都很欢乐。


个村子在北京北郊的延庆,是北京明代长城的外部防线。北边有海坨山,南边是官厅水库,风水非常好。


黑龙庙村是谷地里面的一个村庄,村里有100多户人家,历史比较悠久,村里还有座观音庙,里面还有些清代的彩画,偶尔瞥见几栋百年的老宅子。

现在的后黑龙庙村(神奇建筑研究室绘)

我们这5个院子,是截然不同的。最大的有240平米,最小的才100平米。有的院子位置两面临街,有的院子里面有奇形怪状的废墟遗存,也有的小院夹在两户人家中间,施工起来比较困难。


分配院子的时候,大家都希望公平些,最后几个人决定抓阄。撕了点破纸,ABCDE就把这几个院写了,每人抽到哪个就设计哪个,很有趣的一个过程。


几个院子在村子的东边,前后就离了几百米。

最北的是海飞的院子,离山比较近,再往南一点是刘阳的院子,我跟成直、王冲的院子挨着一条街,基本上是在一条线索里面。


5个人在一个场地里做5个完全不一样的房子,本身就带有一定的竞争关系。大家很想看看,对方在类似的环境下,能拿出什么样的作品来,甚至还有机会观察到对方不同的工作方式。


比如成老师原来在苏格兰留学,他有很多欧洲思考的逻辑角度。

王冲老师是东京大学的硕士,所以他有很缜密的空间构成逻辑。

刘阳是那种常会冒出很有想象力主意的人,海飞他总能表现出一种对自然和地物的敏感。



01

荏苒堂:

围着废墟建起的房子


荏苒堂,是我的作品。

原先的院子就是延庆很普通的二进院村舍,看到的时候,是一个完全废墟的状态。原先的正房勉强立着,杂草丛生,组合在一起气场很强,仿佛电影里的奇幻场景。


做这个房子,很像一个考古的过程。首先保留这些遗址,想象他原先的形态是什么样的。在入口的地方保留了一个砖墩,实际上是外墙原先的遗址。

两套空间体系在建筑里面叠合,整个新建筑绕着老的遗迹在走,形成了一个环抱的趋势,一下就能带动人们的视线。


除了遗迹之外,还留出了大量的公共空间,一进门,会看到一个非常鲜明的像银幕一样、展示遗存的大厅。

人的主要休憩、生活,包括厨房、餐厅,都是围绕着大厅的四周去排布的。


一共做了4间客房,每一个客房里面它又会有一个独立的小院,有意去做得比较逼仄狭窄,让人一下就能够安静下来。


我觉得北京人有一种院子基因,几十年前大家都住在院子里,当他们住进高楼大厦,仍然畅想能有一个院子、种点菜。

如果你家有个四合院,院里种点菜拿出来一把给邻居吃,简直是「土豪」的感觉。



02

互舍:

新旧对比最强烈的房子


互舍是王冲的作品,它是整个黑龙庙村非常典型的一个小院,80年代左右建成,占地面积只有100平左右。

在这样的一个小空间里,去设计一个激动人心的空间是很难的。


它本来是一个L型的小院,原来有一个正房,还有一个偏房,改造的时候把前面的偏房和院落推倒,重新对建筑进行布局。

很重要的变化是一个下挖——把人的流线引到房子顶部,中间形成了一个T字形的格局,直接插入到老房子里,一下就改变了人们利用空间的方式。


互舍的外墙用的是淡绿色瓷砖,跟红砖屋顶形成了强烈对比,让这个房子一下子从村子里脱颖而出。

在互舍,人们能够钻上屋顶,然后再下来,穿入到房间内部,有很多不同尺度的高低差,所以孩子们特别喜欢在那里面玩。



03

High巢:

滑雪者之家


High巢是刘阳完成的,延续了他一贯的风格。

它是一个长方形的院子,原先只有一个临街面,刘阳希望在这个位置形成一个有一定标识性的、制高点的一个东西,在形式上跟周围有所不同。


刘阳的院子左右都是邻居,如何在施工中跟周围的邻居处理关系,是最令人头痛的问题。


他的办法非常聪明和巧妙,把跟邻居家相连的老墙保留,新的建筑缩进老院墙内1.5米。跟老墙隔着一圈廊道,形成一个完全独立的白盒子。


刘阳是一个特别爱运动的人,所以他一开始预想的地方是滑雪者之家,甚至想好了雪具放在哪里,按照他自己的生活习惯去做设计。

名字叫High巢,其实就是所有的房屋都在围绕中庭在旋转,每一个房间都朝向居中,而中间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公共区域,真的能感觉到很多朋友在一起欢聚的氛围。



04

瞻院:

可以望山的房子


海飞的院子,是5个房子里位置最好的一个,不仅两面临街,而且占地面积也最大。他是从「看」这个行为出发做这个设计的。

这里原来的建筑是80年代左右的四开间红砖房,海飞决定拆除重建。


当初设想的是,人们站在天台可以越过后面的院子,观赏到北面的海坨山,把房子北边和南边的体量稍稍抬起,遮挡住后面的院子。

这样得到了一个两端翘中间低的弧形屋面,拉近了人和山的距离。


房子里加了五个庭院,希望人们能通过庭院看到天空,同时让光线进入到房间。

最有趣的是公共区域东面的砖墙上,还开了一些不规律的小洞,有一种窥探感,让路过的村民也能通过小窗看到里面城市来客们的活动。



05

亢院:

随处可坐可卧的房子


亢院是成直的作品,他这个房子入住率是最高的。

原来有一座有坍塌风险的老房,尺度特别诡异,一切都压得低低的。门眉只有1米6高,檐口2米出头,正常身高的人进出都要弯腰。最尴尬的是,老房子夹在邻居高出近两倍的新房之间,像一个低矮的小人国。


最初的设想就是把一切都压下来,复制和还原这个地域带给人们的感受。院子里可以看到大大的天空,人们在屋檐下面随处可躺,撒着欢儿打滚儿。

有些局部上升,有些局部下沉。上升的变成「炕」,下沉的变成「坑」,人们肆意翻滚不用再介意坐卧的边界,再多的人都可以挤在一起。

每次我们回到后黑龙庙村,大家都会互相去对方的场地看看,先看看自己的院子有没有出什么问题,再去别人的院子里溜达一下,看看大家的进度。


房子完工之后,我们这里来了好多网红、汉服爱好者,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也有人在抖音上留言说:这房子盖一半,是没钱盖了吗?人们确实会对你的作品进行一重一重的解读,也挺有趣。


我们几个30多岁的建筑师,在建筑师行业里面其实属于婴幼儿期,这几个房子应该算是我们早期的作品,还有很多需要探索的空间。


但这种相互的交流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回忆。如果在一个普通村落里面,能把我们小小的想法实现出来,那对于中国其他地区的村落改建,也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经验。

图片提供:神奇建筑事务所、微建筑工作室、大料建筑工作室、察社办公室
部分图片摄影:朱雨蒙
每天一条原创短视频,每天讲述一个动人故事,每天精选人间美物,每天来和我一起过美好的生活。一条(id:yitiao)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58173-1.html

上一篇:日本人最早是怎么看待美国人的?

下一篇:中国橙橙橙橙橙橙子地图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