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一个22岁男生在决定求婚之前做的4件事。

2020-10-19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编辑按

晚上好,我是编辑 Kitty。
9 月的一个下午,我们最为年轻的作者之一夸克从外地赶过来 WYN 办公室。
他说:“你们是见证了我从 18 岁恋爱至今的人,所以,我必须要交代一下我为什么决定结婚的全过程。”
那天下午,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知道一个理性的男生在结婚前的心理状态:周全的,不顾一切的。
以下是他的分享。

好久不见,我是夸克,距离上一次我在 WhatYouNeed 发出自己的稿子已经过去了 945 天。
这 945 天里,我去了 NASA,离开了中科院,开了一家咖啡店,定期去医院,以及决定结婚。
今年一月份的时候,我遇到了很多挫折,是你能想到让生活乱掉的所有因素,身体,实验,家庭一团糟。
我每天和我姑娘聊天,提的最多的就是“日子好难,不如买鞋”这类的句子,姑娘听了快一个月也没说什么。
终于,在我课题因为耗材不够而彻底崩溃的那个晚上,和姑娘打电话的时候,她说:
“有个家的话就没那么难了。”
在听到她这句话之后,我想了一周之后,决定去做以下 4 件事。


第一件事
我算了算自己到底有多少钱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我想得最多的问题是:到底谈恋爱和结婚有什么不一样?
关于这个问题,大家的思路都有所不同,但顺着思路,理出的逻辑框图推导出了:我愿意结婚。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结婚就到了两个家庭的事情。这是从我爷爷那传了半辈子的话。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个体的上升到家庭的这件事里有两个变量,物质和意愿。

也就是说,和谈恋爱不同的是,结婚之后,我不能让跟着我的姑娘过苦日子,也不能不顾她的爸妈的意愿抢人家养了很多年的姑娘。
亲人都希望自己的姑娘能嫁给一个爱她且有实力的人,我家姑娘的妈妈也如是。


所以,我先和姑娘交底——我一个月赚多少钱,工资分几次发,事无巨细到我买鞋计划。
虽然难以置信,但我有一个习惯,基本一周买一双鞋,但为了不惹姑娘生气,我跟她定下规矩,我买一双鞋,我就给她清购物车里的一件东西。
接着,我和朋友在家里算了算自己账户里有多少钱。
我把自己之前的专利项目资金抽了出来折现。这笔钱刚好可以在北京买一套房子。
我还算了算,要多少钱才能负担起我家姑娘的日常开销,这个数精确到了小数点后三位,甚至包含了姑娘喜欢的漫画,盲盒都买下来一共多少钱。

我确信我有能力让姑娘和我过上好日子的时候,我和她妈妈进行了沟通,关于我有多少钱,可以买多大的房子,我们以后的常居地会在哪里。
完成这第一件事之后,外部和内部的事情解决了一大部分,接下来的这些就是属于我自己,要给我姑娘做的三件事了。

第二件事
带姑娘见过我所有的朋友,并认真地介绍


我,一个理工男,逻辑怪,在实验室过了快十年与世无争的生活。
所以我会有些自傲,孤僻,以及不太懂些社交场面的礼仪。
我姑娘,二次元,有个 B 站 6 级号,热爱打游戏,打得很好。
所以她偶尔有些爱摸鱼,对些事情不是很上心,当然她人际关系从来处理的都很好。

和很多人的恋爱开始于共同热爱不一样,我们真的是从自己不熟悉的事情开始的。这对我来说,是完完整整的喜欢一个人的过程。

比如我坚持手洗衣服,从羽绒服到内衣裤袜,也不用洗衣液用次氯酸洗衣服;
比如我姑娘对很多事情都不挑,上万的耳机和街边 30 块都能无差别的使用。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当我因为告别单身开始在实验室开始看动漫,看的还是《妖精森林的小不点》这种过于可爱,和人设从来不符的动漫时候,我的朋友们开始会觉得我神经病,后来逐渐被我同化,然后和我一起看可可爱爱的动漫。
我看朋友看得很重,以前我和姑娘说:“如果我兄弟和你掉水里,我肯定先救我兄弟。”

这话说的可太直男了,被姑娘嫌弃了很久很久。

我的好朋友们

我肯定要带她认识我所有的好朋友啊,那几个一支手数得过来,贯穿了我过往生命的人。套用北京的老话,我们是光着屁股一起玩大的。
带她看看 22 岁的中科院大学神童,和欧洲大赛最年轻的金奖得主,他们两个也喜欢看她推荐的可爱的动漫。
也要让我的朋友们知道,如此倔强固执的我为这个姑娘的存在,开始有了些变化。
朋友是伴随我长大,见证我的人。姑娘是要跟着我过一辈子,一个因为她,我有了些变化的存在。
你看,一因一果都在这里了,所以要让他们好好见面呀。

第三件事
要给她准备一个不一样的结婚礼物

我是一个特别会整花活(搞花样)的人,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送不出来的。
这和我身边的朋友有关,我的老伙计梅梅,在我生日的时候从澳洲飘洋过海寄了个干花当我的生日礼物,两朵花被海关搞残了一朵。
剩下那个,我后来自己画了个图,3D 打印了底座,又定做了个玻璃罩子做成了一个观澜,加了几颗石头捏合在一起成为了我床头的摆件。


2020 年的现在,我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坚持送给朋友的每份礼物都一定要手工制作的人。
我送给过朋友撒哈拉的沙子,死海的水,匈牙利的圣泉岩,当然肯定在送我家姑娘定情信物这件事上要花点心意。
这鬼点子是在 NASA 的时候,我的老伙计提出来的,当时做完了实验有些用不完材料。
这些并不算上陨石的东西,的确跟着火箭去到过空间站,也到过无比令人心驰神往的太空。
在实验室长达半年的摧残下,它的辐射早就没了,我索性给她手工做了一个戒指。

以后我和姑娘结婚的时候,她的钻戒会带着宇宙回来的小石头的星星点点。

这是计算戒指的手稿
也是封面图里那串过程的一部分

不过姑娘要不喜欢这个戒指,我也给她准备一个普通的钻石戒指。

不管怎么样,只要姑娘说好就可以啦。


第四件事
我要确定我和姑娘调频到了一个频道


这本应该是第一件事,不过我把它放到了最后。
它是如此重要,是一开始就要想明白,后期不能反悔,没有由来的单程票。

从和姑娘交往,或者说当我每确认的一个人要成为我的好朋友的时候,我们都需要花最少一年的时间去调频。
调频是方方面面的,交流的时间,话题,学会互相尊重,学会体谅对方。
走完这个过程的人都成为了我人生中那些最重要的朋友,不成功的人我曾经写进过,都是些小遗憾。好在我现在放下了。

我和姑娘的日常是每天晚上九点半找她聊天,聊到十点多,就说一句晚安。然后再在每天醒来的时候,道一声早。
从认识的那天开始,我们就是这个作息,比如说我和姑娘打电话我一般提前几天申请,姑娘也调好时间来接我的电话。
当然,也调频出错过,是关于《哪吒》这个电影。姑娘觉得是国漫崛起,在我看来就是逻辑缺失,互相无法理解。于是,我们给对方了解更多的时间。
今年十一,我们一起去看了《姜子牙》,这次我们终于能发表自己的看法,我和她说这个画面可以,她也不嫌弃我吐槽逻辑了。

我们总是自省和理解

不论和谁调频都很重要,这是对我来说最高级别的尊重。
所以当在这时间节点上,我本能地回忆我和姑娘在一起发生过的所有事情。

就像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和她讲了我的过去,她也和我分享了她的故事。

那是详细到具体到年月日的动态,和每个我们过往生命中经历的人事物,到现在是沉甸甸的三个 G 的聊天记录。
好啦,我们现在是完整的对频状态,我所有事情都做完了,可以坚定地往下走了。
最后


三天前,我参加了姐姐的婚礼,参与的身份有些特殊,是伴郎。
我姐找到我做伴郎的时候,和我讲:“你一定要帮着你姐夫顺利把我娶回去”。
那天婚礼上,姐姐笑得很甜,映衬着温馨的婚房,我也替她开心。
典礼举行完之后,姐夫和我聊天,他说:“结婚真的好累,要换四套衣服,敬 30桌酒。幸好我结婚之前,就做好心理准备,把结婚这件事想明白了。”


这也是我更想表达的一点,要在结婚之前给自己一段时间,想清楚自己应该做好什么准备。
最近,我常常想起我刚刚和姑娘告白的那天,我真的太害羞了。
告白的那次我用的是摩斯电码,有两句话是这么说的:
我扔了三组钢镚都是正面,所以我来试试和你告白。


然后我收到了“我同意”这三个字,这意味着我告别单身了。

从前的日子里,我身旁很重要的是朋友,课题。
那些事儿是触手可及的我热爱的,能用常理或者我研究出来的理论解释的。
我拿它算出来过星星,顺利的发了论文,还有了很多奖。
现在这些依然重要,不过遥远的星星和眼前我家姑娘也都如是。
这么久了,虽然我还没有一套理论去解释我家姑娘的存在,但我知道我可以用“我喜欢她”这个上位定义去概况所有的情况。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些小摩擦,我们仍旧致力于去解决的意义所在。
希望你也能找到喜欢你的人,拥有靠谱又牛逼的朋友,过自己喜欢的日子。

对了,我表白时,我就和姑娘讲了:“我们好好的,等到第四年我们就结婚。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56335-1.html

上一篇:建国后最硬一仗,打破美国200年不败神话

下一篇:首都来的记者:我们赶到大兴安岭时,野人已经被村里人吃完了 | 不存在的卷宗01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