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毕业,在盛夏之季

2020-06-28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我永远也忘不了校园门外的那家书吧,在我青春还未褪去之前,至少那个地方,是我最难忘的存在……
  
  辛勤努力了三年,到了大学,那悠闲的大学生活反而变得不太适应,从高中便爱看书的我,到了大学,依旧改不掉这个在室友看来是浪费时间的兴趣,为了找一个更好的看书环境,我寻寻觅觅的来到了校园外的一家书吧,书吧并不是很大,夕阳的余晖洒落在那小小的白色木门上,书吧是横向的,小小的白色木门则在书吧的侧面墙壁中,推开木门,迎面扑来的是淡淡书香味儿,左手边是一个纯木色的收营台,而右手边则摆了几张靠窗的书桌,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正在看书的人,向前看去,一整面墙都架起了一排长长书架,上面摆满了各式各类的书刊,整间书吧都是咖啡色的,让人感觉莫名的有一种温暖;书吧的老板是一个年过中年的大叔,可能长时间侵泡在书海的原因,他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儒雅的气息,见到我的到来,老板微笑的向我打着招呼,那种感觉,反而不像是陌生人见面的互相问候,而是两个经常见面的朋友充满友谊的打着招呼,或许是出于对老板的好感,我不知觉中喜欢上了这家书吧的气息。
  
  和老板交谈下来得知,他姓柳,让我叫他柳叔即可,年轻的时候在外闯荡一番,觉得无趣,便回到家乡来开了一间小小的书吧,这一开便是十几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书吧依旧保持营业,不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炎炎,书吧依旧是静静的敞开着那白色的木门,迎接书友们的到来,在里面看书是免费,当然,弄坏了也是要照价赔偿的,书吧的经营方式则是以咖啡和茶饮为主,来看书的人都是常客,偶尔来几个新人,要么凑个热闹看看而已,要么则是陪朋友来过几次,,反倒像我这样因为喜欢看书而留下来的人则是极少数,不过,常客也不少,所以老板的生意勉强能够经营下去。
  
  如果仅仅是因为那个书吧或者是因为那个老板,那这个书吧在我的心中也不会有那么深的印记了,也不记得是哪一天了,这天的我依旧在去书吧的路上,自从第一次跟老板交谈以后,随后几次再去,便也熟悉了那里的环境,也深深地喜欢上了那淡淡的书香味儿和老板充满故事性的笑容,所以,每天都会抽空去书吧坐上几个小时,享受这那窗外吹来的徐徐凉风,静静的看著书中的每一个段落,在大脑中勾勒出每一个画面,偶尔抬起头来看着窗外那落叶时不时的飘落,那种感觉,甚是愧意,想着间,我以不知不觉中到了书吧门口,没有迟疑的推开了书吧的木门,老板依旧是坐在那收营台前,静静的注视着里面的每一位书友,他很喜欢看着别人看书,他说那种感觉会很安心,我也不知道他说那种感觉到底是有多安心,跟老板热情的打完了招呼,习惯性的回头看了看正在书桌旁看书的书友们,突然地,在依稀的人群中,我看见了一个女孩,她静静坐在那里,和煦的阳光从窗外散落了进来,零零碎碎的铺满了书桌,那一刻,我二十几年来不曾跳动的心猛然跳了,没有意外,也没有太多的修饰,它跳了,比我刚出生时跳的更有力道,也更温柔,心中洒满了柔情,在无数日日夜夜,我为你歌颂着,哪怕未曾出现,但却以深埋我心,也许,这就是书中所说的一见钟情吧,柳叔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淡笑着道:“小飞啊,喜欢就要去努力,去追求,哪怕是最终失败了,也不会留有遗憾。”说完眼里浮现了我不曾见过的淡淡忧伤,由于那一颗心中的猛烈跳动,我也没有发现书吧老板的那份不为人知的悲伤,慢慢的,我缓过神来,听了老板的话,心里不但没有涌出勇气,反而更加的胆怯了,逃也似的向老板打过招呼,随手在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缓慢而沉重的走向那个女孩的书桌,从书架到那女孩的边上实际上就几步之遥,但是在我的心中,那几步却是不可跨越的鸿沟,但是,还是走到了,鼓起勇气向那女孩说道:“同学,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女孩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微笑的点了点头,便不再看我,但是,对于我来说,那一眼已经足够了,至少,她的微笑是我心脏继续跳动的理由,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慢慢的打开了书,听着那悦耳的音乐,感受着那徐徐的微风,却发现,我的大脑早已被那个没有声音的微笑所占据,那天,书里的内容我是记不到了,书吧里有几个书友,我也不记得了,怎么离开的书吧,也想不起了,但,我还记得,那个笑容,也许对每个人,她都会有的笑容,但在我的心中,那一刻,那个笑容只属于我!
  
  随后的几天,我在那间书吧继续和她同桌,虽然有时会有空余位置,但是,我还是会跟她一桌,她也不问什么,我也就不解释什么了,反倒是书吧的老板越发的爱用这件事调笑于我,对此,我红的发烫的脸一直没有停过,在那个盛夏,我和她,是一起度过的,虽然说过话并不多,但,我们两也早已习惯了同桌看书。
  
  转眼间我也大三了,跟她,也算是个朋友吧,还是胆怯,心中始终没法向她表达我对她的那份情怀,她比我大一届,那年,我大三,她大四,在书吧看的不在是任何有关考研以外的书籍,所有考研的资料铺满了本就不宽的书桌,而我,也换到她后面的书桌去了,每天依旧看着她的背影,心中的那份情怀越发的浓了,盛夏将至,送走老生,迎来新生,于是的,她走了,没有意外的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想要去打听什么,只是心中的那一份失落感,无法挥之而去,那张书桌至此不再有她的身影了,那余晖,也不再守护她了,那窗台上的一串红也不再为她而开了,而我,也静静地坐在书桌边上,喝着老板亲手调制的咖啡,眼角缓慢而忧伤的划过透明的泪珠,我感觉心不再跳了,但我还活着!
  
  自从上次她离去以后也过了好些日子了,心中对她还是无法忘怀,不过,却也深埋心底了,而书吧的老板对此,也不再提她了,依旧每天打理着他书吧,反倒是我,显得多余了……
  
  又一个盛夏的来临,我也即将离去了,离开的那天,我去了那家书吧,去看了书吧的老板,柳叔对我的离去感到莫名伤感,人嘛,感情使然;怀着对书吧曾经发生的种种,慢慢的,走向了那排书架,指尖轻触的划过一排排书的脊背,慢慢的把头靠了上去,使劲的闻了几下,仿佛是要把这书香永远的,永远的记住,转过头去,看向那张书桌,余晖还在,一串红也在,我,也还在,但,她,早已不在了。
  
  从书吧出来已经是两小时以后了,答应了书吧的老板,说有空会在来坐坐,想不到每年老板对即将离去的学子说的同样的话,有一天也会对我说,时间,一晃就是四年,四年,印象最深的也是记忆最深的可能就是这书吧了,忘记说了,书吧名字叫作“小小书吧”
  
  在这个盛夏,我离去了,回过头去,看著书吧的木门轻也似的说道:“再见了,小小书吧”看着天边的夕阳铺洒在那白色的木门上,想起一句古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52083-1.html

上一篇:毕业季里的烦恼

下一篇:毕业季的淡然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