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毕业季里的烦恼

2020-06-28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两点整,在南方某著名师范大学本部露天综合体育馆里,正在隆重地举办2018届本科生毕业典礼。

  学校和各院系主要领导、学校优秀教师代表、应届优秀毕业生代表、往届先进毕业生代表一个个都端坐在主席台上。校长头戴着红色的悬挂着黄色的形如灯笼穗状流苏的平顶礼帽,身穿着明黄色的,在衣袖和前襟部位镶嵌着红色的条幅,在V字形衣领处点缀着红、蓝、粉三种颜色的花样小图案的授位礼服;优秀毕业生代表和往届先进毕业生代表们都穿着黑色的学士服,戴着黑色的学士帽;其余的领导和老师,都是一身的黑白正装。人人都显得那么庄重、那么严肃。

  主席台下整齐地端坐着身穿黑色学士服,头戴黑色的学士帽的应届毕业生。学士帽方形平顶,帽子正中缀有黑色流苏。从主席台往下看,青一色的黑,青一色的平顶,显得那样的肃穆,那样的庄严。偶尔一阵风吹过,那些代表不同专业学位的不同颜色的披肩以及学士帽檐左前侧中部悬挂着的黑色流苏随风飘动,使原本庄重得有点刻板的学士套装却又平添了不少活泼和飘逸之感。

  司马奋蹄是应届优秀毕业生代表。他今年二十三岁,家住离师大所在的省城一百多公里的一个小城市。他的姓并不是复姓意义上的司马,只不过他的父亲姓司,叫司晨,母亲姓马,叫马晓玲,夫妇俩仿佛要向全世界宣告,司马奋蹄是他们的爱情的结晶似的,给他们的儿子取了这么一个姓名。像今天这样的本科生毕业典礼,司马奋蹄是第四次参加了。前三次,他是以优秀在校生代表的身份为师兄、师姐们送行而参加的。在以往的毕业典礼上,司马奋蹄是多么羡慕那些身穿学士服,,头戴学士帽的师兄、师姐们啊,他恨不得自己马上就能像师兄、师姐那样穿上这套毕业礼服,告别母校,成为一名合格的人民教师!可是,当梦寐以求的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司马奋蹄却没有一丝喜悦的心情。

  此刻,身穿学士服、头戴学士帽的司马奋蹄坐在主席台上,脑子一片混沌,甚至于连自己在发言时稀里糊涂地说了些什么也已完全失忆,他只知道自己把预先准备好的稿纸照本宣科地念了一遍。没有掌声,只有嘘声一片。

  司马奋蹄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优秀毕业生。大学几年,站在主席台上,面对成千上万的师生演讲的次数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要是搁在平时,台上一个多小时的发言,他可谓是信手拈来,头头是道,从来就无需看什么发言稿的。可是,这次不知怎么的,就那么十多分钟的发言,他竟对着发言稿也念错了好几处。

  再过些日子,就要毕业离校了,司马奋蹄的心里却还是空落落的。工作还没有着落,几年来,一直处得好好的女朋友也正和自己闹着天大的别扭,彼此僵持着,大有一发而不可收拾之态势。一切都是那么闹心、一切都是那么不如意,司马奋蹄神情恍惚、心不在焉,以至于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在一个人一生只会经历那么一次的隆重的大学毕业典礼上,口才优秀、心细如麻的他,居然闹出了那么多的纰漏,这着实令全场师生大跌眼镜。

  每逢毕业季来临,大学校园便成了情感的海洋,多少离愁别绪在这里滋生,在这里流淌,在这里荡漾,在这里汹涌澎拜!或许有的同学正要到校园里每一个角落去到处走走?尽管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对他们来说,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了然于心,可他们还是想把这一切再一次尽刻心底,生怕漏掉一点一滴;或许有的同学正在与哪个恩师依依话别,感谢恩师多年来的教导与栽培?尽管他们当中的某一位曾经受过恩师的严厉批评与训导,甚至这种批评与训导是缺乏根据的,然而同学们此时却只会记得恩师对自己的好;或许同学们之间正在举盏话别,醉意迷离?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啊,朝夕相处、情深意重,此时此刻,却要各奔东西,天涯海角!此一别啊,不知何时能再聚首,也不知是否还能再聚首!这些离愁与别绪,一时间铺天盖地般、没头没脑地泼过来,实在令人不堪忍受。儿女情长兮英雄气短!然而,司马奋蹄所感受到的却远远不止这些。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52082-1.html

上一篇:毕业,是一首歌

下一篇:毕业,在盛夏之季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