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记忆犹新的毕业班

2020-06-28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毕业班的年月日,分分秒秒,都决定着人生的命运安排,留给人终身难忘的回忆。师生之间都有着那真诚,信任,理解的友谊。每个学生都有刻苦学习,立志成才的心胸壮志。

  一九八〇年初冬,自然已冻结,我星期六回家,星期日看望三姐,正好遇上三姐的家中宰猪。心里预感到人吃猪肉。

  想起看过记录影片中的猪肉囊虫,禁不住我直言问:“您们宰猪干啥呢?”曹姑妈微笑着说:“人吃呢!”我吃惊地说:“猪吃人拉下的屎呢!人咋吃猪肉呢?”曹姑妈笑着说:“丫头说了句实话,人还可笑的很!人拉的,猪吃了,猪原就拉掉了,又长不到猪肉上!你今天就先吃上一疙瘩猪肉上学去!”

  第一次听说吃猪肉,我试想尝尝啥味道。当时,猪肉的吃法,就是水煮,曹姑妈给我一块肥猪肉,吃了一口,就想吐!

  我说:“难吃的很!”曹姑妈说:“别人吃不上,你嫌难吃!那就给你点醋,沾上醋吃,就不毛了!”

  把杏子大的二小疙瘩猪肉沾醋吃了,赶紧去学校。晚自习课,喉咙有种辣炝味,特别难受,就认定我对猪肉过敏,不能吃猪肉。幸好,第一学期住在高姑妈的家,我一直吃素饭。

  一九八一年,农业春耕完,三月二十日开校,我上第一批初三学习的第二学期课程,为了防止住在校外走路怕狗咬,住进全班十六个女同学的集体宿舍。

  学校分给女生宿舍八块床板。长方形的窄房子宿舍,从东墙到西墙的床板紧靠着,像农村的一个大炕,一块床板一米宽,每个人只有一尺五寸宽的睡觉地方!南墙根下,每个同学放着一个自己带的木制小箱子,中间留着走人的窄过道。我和高冬梅同学排在中间的一块床板。

  晚饭过后,每个人洗碗的时候,碗里接下一点水,几个人把水倒在一起,有半小盆水,起床后,排队在手上沾点水洗脸。晚上,我入睡的晚一点,就听到有的同学打呼噜,有的同学咬牙磨齿,宿舍墙上还有臭虫,感到住在学校的宿舍,真是活受罪。

  一个女学友说:“你真是个有福人!你来了,我们都有床板睡!你没来前,大冬天我们睡在地上,又潮又冷!”不管谁听了此话,都感到我们这帮学生可怜,哪有家里舒适?要不是同学们为了梦寐以求的理想和前途,期盼早日出人头地,谁愿意早起晚睡,,住在条件差的宿舍里学习?

  草木萌发的四月份,正如我在梦里看到雨过天晴的景象说,春风吹去寒霜雪,不久变成清风月。但是,我们这一批中学生,在春光明媚之际,基本都为学校出过力,流过汗!

  春天的主要劳动任务是挖甘草,为学校赚钱,历历在目的紧张劳动场面,简直属于令人难忘又发人深省的义务劳动。

  初三二班四十九个学生,一个是从内蒙古转下的残疾人,腿瘸着,没让他尽劳动义务。初三一班有五十个学生,跟我们的劳动任务一样。

  初一四个班,每个学生拾元钱的任务;初二三个班,每个学生拾贰元钱;初三二个班,每个学生拾肆元钱;此年没高一班,有高二的二个班,每个学生是拾陆元。

  每个班级至少有四十多个学生。我们的班主任说:“个别学生,若有啥特殊原因,不挖甘草,交钱也行!”我想,这是指女同学遇上特殊时期不能参加过重劳动,老师的明示建议。

  嫂子的弟弟——王学明,上高二,下课专找我,说:“听说你们的草湖里早没甘草了,到我们村去挖!”我说:“我先回家,告诉爹妈再去!”

  爹说:“丫头!你不要挖干草去了,把钱交算了!”我说:“家里不是太富裕,还在还帐。老师不光是收钱,可能还看学生的劳动表现!”爹说:“既然你这样想,不怕路远,不怕吃苦,就锻炼下你自己的本领也好,从中也能懂得劳动人民的辛苦!”

  主要是我听爹说过,哥嫂结婚时,家中欠了整壹仟元的账没还完。爹在政策中平反,发了柒百元钱的生活补助费,算是还了部分账,当时家里种的地少,爹念叨过啥时候还清账。为此,我给爹妈打了声招呼,就骑着自行车去三十里路的嫂子娘家,没停留过一刻钟,当即就跟王学明去草湖里找得挖甘草。

  嫂子的妈,我称姨娘,为人热情厚道,挖了一个星期的甘草,她就给我们做了一星期的饭。我们从天蒙蒙亮到天黑,除了端碗吃饭才休息的一会时间,其余的时间,都在草湖里一边寻找甘草秧,一边挖。

  他是小伙子,力气比我大一点,一阵子抄上一大堆土,才挖出一根细甘草。我只要见甘草细一点,挖出一短节,就换地方挖,我的方法也不次于他的水平。

  他说:“我挖多一点,任务比你多!你挖少一点,我们还是把甘草放到一起,好保管。”我说:“行!”怕人家说我劳动不行,就不甘心落后,更不想依赖人,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完成任务。

  他说带我到泥潭草湖里去挖甘草,那里的甘草粗,可是,吃力地挑着吸力大的泥巴,才能找到比较粗一点的甘草。我的脸上有大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掉,前额的汗水,经过风吹凝固成小豆子大的盐碱结晶粒,鼻子出血,就用纸团塞住。既没休息过一分钟的时间,又没有说一句闲言碎语的工夫,整天在土中翻找着做药材的甘草。挖干草的当天,我穿一双塑料底,条绒绑的新鞋,挖甘草的第五天就脱绑,换穿上嫂子的妹妹穿过的一双旧鞋。

  我一边挖甘草,一边想:这样大的劳动规模,校长一定会给每个学生发给一件衬衣,或者发给一双鞋,体现学校领导对学生的关爱!此外,教育学生从苦力中总结学习的经验和收获。

  挖干草的最后一天,天刚亮,我们就把挖下的甘草装了满满的一架子车。王姨娘赞扬说:“着实出大力了,说啥都够了!”

  王学明赶着驴车,我骑自行车,走了凹凸不平的三十里路,直到中午时分才走进收购甘草的场地。场内早挤满学生,正好我们的班主任仲老师在称甘草的磅称前记账。我说:“我问一下仲老师,放到我们班去过称!”王学明说:“我看甘草车,你去问。”

  我问:“仲老师!能不能把我们的名字也排在一起?”老师问:“你和谁?”我边指边说:“我和嫂子的弟弟!”

  老师看着我指的甘草车,惊奇地说:“你们咋挖了这么多,行!没问题!把甘草交给这几个过称的同学,回教室复习功课去!”

  我豪爽地说:“您给他多记些,他是男学生,比我挖得多!若是我的甘草斤数不够,就交钱!”老师点点头,我即刻去学校。

  星期一早晨上课,老师把我的甘草斤数记到班里,价钱刚够。王学明的甘草斤数,仲老师打条子给我,正好他的价钱也刚够。

  下课,王学明来取条子。我说:“给你记少了!”他问:“给你记了多少?”我说:“我和你一样,刚完成任务!”他看了看条子说:“够就行了,你还想出风头!还有没完成任务的同学,我们完成任务,就不错了!”我说:“这几天,我们没松过一口气,太辛苦!”他说:“那你看见哪个同学玩耍呢!我赶快上课去呢!”

  他说罢,就即刻转身离去。我仍在想,几天内从天蒙蒙亮到天黑,除了端碗吃饭的时间能坐一会儿,在没松过口气,过称的同学,是否把我们的草捆放错!

  由于紧张地劳动中,我觉得体力弱,得尽最大的努力劳动,就忘了身心疲惫和疼痛!几天的苦干结束,正当松口气坐到课堂里,才觉得浑身的骨骼象脱节似的,肌肉象敲打一样地酸胀疼痛!

  一斤甘草,卖四分几厘的钱,就象让我们在土里找贵重金子一样,挣得是要命的血汗钱,完成的是苦力活最重的任务,属于我在学校的劳动义务中消耗体力最大的一次。

  虽然我们通过实际的拼命苦干,才完成劳动任务,但是,我们体验到成千上万的劳动人民,繁重的劳动负担无法计量。尽管老师在班级里表扬我最小,都能完成任务,可是,这种苦力中得到的表扬,真是让我付出过难以想象的精力与血汗。由此,想着姐姐在生产队出过的苦力,更让我们无法计量她流过的血汗。

  我以实际行动出色地完成学校的劳动任务,内心里感到荣幸自豪!也加深师生间的信任和友谊,留下好的影象。不论我干啥工作,都能坚持到底。我具有的吃苦精神,正如姐姐说得“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不论人干啥事,都得尽量往人前头走!”

  挖甘草的任务结束,学校领导召集所有的中学生在风雨操场里开会。方校长讲:“这次挖甘草,主要是搞了点资金,学校买了一台十四英寸的电视机,花了壹仟肆百元钱,基本上,钱就花完了!各班级抽时间排队去参观一下现代的科技产品,能在小小的荧光屏上讲课,已经证明人类进入科学社会发展的时代!”

  一听科学社会时代的名称,让我很感兴趣。我一向是老师上面讲,下面应用学习的思路程序做记录,心里想着按照往年各个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对待学生的待遇,就算出甘草钱的节余费买电视机,大约花费全体中学生辛苦中的四分之一的甘草钱。

  利用晚自习课的时间,按照全年级的顺序分批排队去参观影光屏的图象,我看到数学的一个字母方程试题,只看过一眼,老师就催促着出门,全班同学走出走进大约有五分钟,让每个同学交上一角钱的电视机管理费,就是学校里当时的五个馒头钱。

  每个班级除了挖甘草的任务,还参加校办农场的两周劳动,也就是半个月,从高中班级到初中班级,根据季节的变化,排班级,排到哪个班级干啥活,哪个班级的学生就得出啥力。就这样,我的学历中,劳动课最少的日子还是属于初中班的学习。但是,小学里到各个生产队参加劳动,学生能吃上饭。初中毕业班的劳动,学生没有分文的收获,渴中喝口凉水都没有,全靠自己管理。

  哪个班级劳动一周,就从哪个班级抽出二个帮厨的学生。我和本村年龄最小的女同学——许兰香帮炊事班做饭,正赶上学校里停电,每天都得用手摇压面机转杆压面,几百个学生的面条,都让我们压得切出来,十分劳累!但是,我认识炊事班的几个工作人员,了解到他们的真实生活,比学生清苦,就让我有感想。

  第一天帮忙,见炊事班的人在学生开饭前先吃饭,我大胆地说:“您们开小灶,吃好的,让我们也沾个光!”管理员笑着说:“你们想吃,也来吃吧!”我捞了几根又厚又宽的拉面,无油,无菜,只拌着炝油的红辣子吃,面皮太厚,不好吃。

  我说:“您们的饭还不如学生的!也不做一点好吃的饭菜吃!”他们都笑了!架炉火的师傅说:“我们把好的吃了,学生吃啥呢?”我看到蒸馒头的师傅揉着一大堆面,就关切地说:“您们还是很辛苦!”他说:“你给我们想想,吃点啥好呢!”我说:“您们至少炒个菜吃就行了!”

  他们都投来理解,敬意的友好目光,表情里带着对我满意的和谐理解答复。我确信,他们真正为培养人才,辛辛苦苦,任劳任怨地付出劳动成果,做过贡献。他们吃的食物,只为了干活用劲而已,实实在在是党培养的人才中带头吃苦的先进思想。

  我们的课本,各科只有全年的一本综合教材,按照每学期的课时进展,学习时间充足有余,可是,过重的体力劳动占用掉几周时间,就感到课程进速相当快。此年的第二学期,学习的时间最多有二个月,各个同学的学习都十分刻苦。有时候,学校停电,学生端上各自的煤油灯或点上蜡烛,直到深夜都在教室里学习。

  晚自习下课九点钟,仲老师常常走进教室催促:“都十二点多钟了,你们赶快去休息!”尽管学生应着声,可是,老师连催几遍,却没有一个学生擅自离开过教室。

  学生时期,我只知道学业中有乐,就没意识到上学比农民苦,总觉得学校的生活,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快乐,而又那样的至高无上。通过毕业班的生活,就知苦知累!因为,属于各村的优秀生在同年级竞争成绩。但我仍然认为,学习永远没有苦力活累。

  我从小的想法,总是和别人不大一样,小学里,没人爱学习的时候,我想的学好知识,做一个管好集体人员的领导。真正看到中学毕业班里都是竞争者,录取的名额太少,内心里有放弃竞争高考名额的想法!但我没有放弃追求理想的概念!当时想,即便我做农民,也要把自己造就成科学水平的人才,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在劳动中边开发思维活力,边总结好生产中的科学经验。

  我在学校里初次闻到猪油抄的菜做汤面条,就发恶心。可是,女同学吃猪肉很香。吴金兰说:“今天的饭,光有猪油,没猪肉,我才吃了二小疙瘩肉。”我说:“我今天不想吃饭,我的饭,谁想吃就吃去!”吴金兰说:“给我吃!”

  看着她把两碗饭都吃了,说明她饥饿。她说:“我把你的饭吃了,你饿着!”我说:“我没事,有馒头呢!我不想吃猪肉。”她动感好奇地说:“这人才聪明呢!你一定想的是猪吃人拉下的粪便,就不吃猪肉饭!”我说:“不是,别人能吃的东西,我就想吃。问题是,我吃猪肉,嗓子辣炝,心里不好受。”

  周六回家就说:“爹!我不能吃猪肉,吃了,嗓子辣炝呢!”爹说:“丫头有食物过敏反应!不能吃就不要吃。”

  我惊异地问:“吃的东西,咋能让人过敏呢?”爹说:“你没听说过,东民村有个人见了鸡蛋,就发晕!食物过敏的现象,也是极个别人!”

  感到食物过敏的说法很奇怪。认为我的体内不需要猪身上的成分,又发愁食物过敏对自己不利,怎能适应集体生活呀!只要我见猪油饭,心里就发呕,吃下去,喉咙里就有辣炝味。

  编辑点评:

  将要迎接高中考试的毕业班学生,睡在拼凑在一起的床板上,宿舍墙上还有臭虫,但是同学们为了梦寐以求的理想和前途,期盼早日出人头地,就这样早起晚睡,为自己的未来努力着。当时学生住宿条件艰苦不说,还要参加紧张辛苦的义务劳动,劳动任务是挖甘草,为学校赚钱。作品再现了毕业班的学生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相互信任和理解,在劳动之余刻苦学习,激烈竞争的紧张生活。其中有对同学们的关心,有对劳动者的尊重,也有坦然面对将来未知世界的勇气。感谢赐稿,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52072-1.html

上一篇:那些年我们经历过的毕业季

下一篇:爱与眼泪齐飞的毕业季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