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农民夫妻同跳鬼步舞,吸引百万粉丝

2020-06-05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都市快报微信公号


最近,温州瑞安一对农民夫妇跳舞的视频在抖音上很火,最新一期播放量6000多万,点赞250多万,评论超10万条。



视频里,一幢老旧的房屋前,夫妻俩踏着《渴望》的音乐节奏,舞步统一整齐,动作干净利落。


很多网友惊讶点赞:

没有璀璨的灯光,没有华丽的舞台,可你们两口子照样出彩。


我从来不羡慕豪车大房子,就羡慕这样的生活。


有没有人像我一样,看了六七次了?


也有不少网友表示怀疑:

我就不相信,农村人,有时间练这么好?


应该是练了很久的吧?


换身衣服就成农村人了?


前天,我去温州瑞安市见到这对夫妻,面对面和他们聊了聊。


温州瑞安马屿镇霞岙村,村口进去300米,就是夫妻俩住的两层小楼。

范得多,49岁,皮肤黝黑,头发有些杂乱。彭小英,45岁,扎咖啡色马尾辫,笑起来露一口白牙。

“我俩是前后村的,她哥哥是我同学,我经常放学去他家打乒乓球,拆下来的门板中间放两块砖头,一根扁担横在中间,她呢,和我侄女关系好,有一次我去侄女家喝粥,看到她,她羞得头都不敢抬……”

“是啊,那个年代,哪像现在那么开放,看到男孩子都脸红的。”彭小英说。

彭小英22岁那年,两家定下亲事。成亲不久,两人离开瑞安,开始背井离乡打工的日子。

先去了云南昆明,守鞋店卖鞋子,老板包吃住。大女儿出生几个月,彭小英每天背去店里,晚上再背回来。房东好心,叫来木工,在十几平方米的鞋店里搭了一个木制平台(有点像现在的LOFT结构),一家三口睡在店里。春城夏天温度不高,但屋里依然闷热,,很多夜晚,范得多一边给娘俩扇扇子,一边打盹。

干了七八年,有些小积蓄,夫妻俩筹划开间小店时,出了事。

那年范得多39岁,一天晚上和几个朋友去看店面,打算合伙做小生意。

“我坐在司机座位后面位子上,迷迷糊糊的,突然轰隆一声,我就没知觉了,醒来就在医院了……”范得多说。

小英告诉我,她闻讯赶去医院,被丈夫的样子吓傻了:脸上全是血,下嘴唇完全裂开,牙齿掉了好几颗……好在医生说,人没生命危险。

那段时间又要忙生意又要照顾丈夫孩子,所有压力彭小英都一个人扛。亲人朋友来看望,她都笑笑说,挺好的。

“让别人看到你伤心难过,别人也帮不了什么,你只能坚强,不如笑一笑。这就是为什么我微信里老是说,牙再大也要笑。”彭小英说。

三个月后出院,夫妻俩去了山东,跟朋友做服装生意。

车祸后范得多身体康复,但留下严重后遗症:经常一个人发呆,眼睛长时间直愣愣盯着一个地方,一刻看不到老婆就紧张不安,抽搐发抖。

范得多说,那时候他经常想到车祸的场面。好几次大半夜,老婆睡着了,他一个人爬起来,开门出去,坐在小区花坛上,长时间一动不动。

有时紧张起来人会原地抽搐,手不停发抖。在山东那两年,打120去医院就不下十次。一检查,说没毛病,又去看心理医生,说是车祸导致心理后遗症,开了药,吃了,作用不大。

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越来越重地压在彭小英身上,她觉得每一天都在透支,后来也出现了问题。

“我怎么都吃不饱,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饿,还感觉气管这里有什么噎住,堵住了。去医院做胃镜,医生说没毛病啊,可能是心理压力太大了。”彭小英说。

医生建议她多走出去运动运动。

一天吃过晚饭,彭小英看小区旁边有群人跳“佳木斯”,加入进去跳了几天,腰酸背痛,加上家里事情多,放弃了(佳木斯快乐舞步健身操,黑龙江省佳木斯市退休干部于继承创作而得名,适合中老年人,2008年一经推出就深受群众喜爱,迅速风行全国)。

半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彭小英又闲逛到广场,看一个30多岁女人在跳一种奇怪又很帅气的舞蹈。问是什么步子,女人说是鬼步舞。

“我说我想跟你学,她说想学可以,怕你坚持不了,我说我喜欢的事不会半途而废的,她就教我最基础的步子。后来我知道,这是澳大利亚的曳步舞。”

[曳(音同叶)步舞,又称鬼步舞,起源于澳大利亚墨尔本,后风行世界。动作简洁,快速有力,通过双脚快速切换,滑行、踢腿、踩踏、转身等动作,完成即兴式表演]。

彭小英说,半个月后,师傅再也没来,加上大女儿面临中考,夫妻俩从山东回到瑞安,鬼步舞也丢到了脑后。

又过半年,彭小英偶然看到广场上有人跳舞,很像鬼步舞,问一位大姐,真的就是,她又加入了这支队伍。

几天后跳得越来越熟练,彭小英拉老公也去跳。

“我说我一个大男人,跳什么舞嘛!她说你不跳也行,就去看看嘛,我就去逛了一圈。一看这个舞蹈,唉,还蛮好看的,节奏感特别强,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范得多那天跳得很尽兴,出了一身大汗,回家洗个澡,晚上睡得特别香。

从此夫妻俩早上跳,晚上跳,下地干活间隙也跳,还在手机上搜索跳法自学。别人学舞照镜子,他俩的镜子就是彼此。视频里一段慢动作看完,老公跳给老婆看,老婆再跳给老公看,互相指出不对的地方。


“偶尔还会因为谁跳得不对吵架,不过我们都不是强势的人,拌完嘴,音乐一起,继续跳,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彭小英笑着说。

跳舞之后,范得多身体情况越来越好,不再紧张焦虑,也不会盯着一个地方看。人变得爱说爱笑。

“别人都说我看起来比以前年轻了,说我老公也越来越精神了,我说,可能就是跳舞跳的吧。”

后来两人想,鬼步舞不是可以自由创作吗,能不能自己编一支舞。

曲子定下来,毛阿敏的《渴望》。彭小英说,《渴望》里刘慧芳的穿着和生活,像极了年轻时的自己,歌词仿佛说的就是他们自己的事。

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悲欢离合,都曾经有过,这样执着,究竟为什么。


漫漫人生路,上下求索,心中渴望,真诚的生活,谁能告诉我,是对还是错,问询南来北往的客……


舞蹈动作是夫妻俩一起琢磨的,有学奶奶梳头的,有挑扁担下田的,有鸭子走路的,有学田里的蛇昂起头的……每个动作都来自他们从小到大的经历和田间劳作的辛苦。夫妻俩越练越熟,步子越来越统一,不知不觉,跳了4年。


疫情期间,大家都待在家里,彭小英在手机上开了直播。

很多人看过他们的跳舞视频,纷纷点赞留言。有个粉丝留言说,刚刚做了手术,伤口还隐隐地痛,但看了两个人的舞蹈,觉得生活美好,伤口好像也不疼了。

今年5月9日,他们上传了第一条抖音视频,点赞量达到几百万,粉丝猛增到100多万。不少商家联系他们“带货”推销产品,夫妻俩都婉拒了。

“我们也不懂这些东西,也不想赚多少钱……”范得多说。

彭小英说,每次跳完一支舞,她都要和老公抱一下,想起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出车祸、生病,东奔西走……心里都会特别感慨。


“现在我们每天去田里干干农活,种种玉米、茄子,有时候一家人一起跳舞,简简单单,快快乐乐,够了,还图啥呢。”彭小英说。

霞岙村村委会主任林发国说,范得多和彭小英以前一直在外面打工,范得多出车祸后没两年就回来了,从此老老实实种地,在村里他家条件算比较苦的。几年前夫妻俩突然开始跳舞,经常晚上在村头跳给大家看。

“现在他们跳舞突然红了,我们村里人也很开心的,支持他们,他们也愿意带着大家一起跳舞锻炼。”

夫妻俩的大女儿24岁,去年结了婚,现在在瑞安市区开班,教人学跳街舞。

彭小英说,女儿很孝顺,前段时间还给爸爸买了新手机,方便他直播用。

“本来女儿想教我们跳街舞,但是我们俩实在学不会,动作太年轻了,学不来的,哈哈哈……”彭小英说完又大笑起来。


本期编辑 周玉华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50643-1.html

上一篇:跳水小将35℃室温穿羽绒服训练,只为控制体重

下一篇:持刀伤39人的小学保安“脾气暴躁”,弟弟曾任镇中心校校长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