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何鸿燊,不仅仅是“赌王”

2020-05-27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澎湃特约评论员 任大刚

1921年11月25日,何鸿燊先生在香港出生。2020年5月26日,在香港逝世,享年98岁。这是一位见证并深度参与香港和澳门现代史建构的历史人物。

戳上图看此前报道:何鸿燊还有一个遗愿

人世间给他“赌王”的名号,并不能概述他的一生。

“赌王”的曾祖父,是出生于1839年,后来被人叫做何仕文的荷兰籍犹太人。1858年,也就是19岁那年,何仕文只身来到香港,在怡和洋行谋到一份差事。工作许久之后有了积蓄,自己开了一间商铺做劳务中介,把中国人输送到美国做工,因此赚得了第一桶金。之后生意扩大到商贸领域,涉足范围包括茶叶,酒类,牛奶,雪茄,工艺品。

发了财的何仕文与一名施姓中国女子同居,两人生下一女四子。之后,何仕文还担任过荷兰领事,但生意却每况愈下。1877年,何仕文未带家眷,离开香港去了英国,之后又去了美国,与一名英国女子结婚,再次生下一女四子。

何仕文离开香港后,并未留下多少财产和家业。施姓女子在他离开后再嫁,生下二女一子。

尽管何仕文一走了之,但仍然给何家留下人脉和一些良好的教育。何仕文的这些孩子们,多聪明能干,颇有商业天赋,在商界成就不凡。

其中大儿子何启东除了做生意成了超级富豪,还与孙中山、康有为和蒋介石是朋友,他大力推动割据军阀和平共处,也资助孙中山推翻满清的革命活动,赞助兴办香港大学。二儿子何启福是当时华商五巨头之一,有13名子女,其中之一子,也就是何鸿燊的父亲何世光,高票当选香港立法局议员,成为香港早期华人参政的典范。

叙述到此,你就该知道,何氏一族在动荡年代,生生不息,人才辈出。他们身上,既有中国人注重家庭文化的传统影响,也有犹太人善于从事商业的基因。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家庭,几乎一开始就是香港文化的典型代表。

何鸿燊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在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家庭中。他像所有富豪家的孩子一样,童年过着无忧无虑的少爷生活。衣食无忧的何公子,学习成绩经常考倒数第一。

然而,13岁那年,一切荡然无存。原因是何世光三兄弟被人用“内幕消息”下套,在股市上亏得倾家荡产,两个叔叔先后自杀,何世光远走他乡。

何鸿燊一夜长大。一家人搬出别墅,住到工厂区的工棚里,受尽各种羞辱。没有钱交学费,只有靠挣奖学金了。何鸿燊立改纨绔习气,努力读书,成绩考到第一,1939年考入香港大学。在此期间,何家得到一个朋友的帮助,生活稍有安顿。

年轻时候的何鸿燊混血儿特点十分明显,高大英俊,一表人才,谈吐优雅,气宇轩昂,在港大理科生中,成绩是最优秀的。


日军进攻香港后,何鸿燊应征参加义勇军,大概是考虑到他有十几个亲戚做义勇军在战争中死了,最终他被分配到防空警报室做接线生。

巧的是,这个警报室恰好设在他的叔公何甘棠的花园洋房的地下室。两人意外重逢,后来何甘棠安排他去澳门学做生意。

当何鸿燊带着10元港币登上澳门岛的时候,,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母亲和兄弟姐妹。

何鸿燊聪明能干的一面很快体现。他不仅很快掌握葡萄牙语、日语,而且口才甚好,赢得一批客户。他还有一个特殊的本领是对数字十分敏感,能够把澳门当时的2000个电话号码倒背如流。这个奇才很快赢得几个大股东青睐,被吸纳为公司最小的股东。

在此期间,何鸿燊遇上自己的第一位妻子黎婉华。1942年,何鸿燊21岁,与20岁的黎婉华结婚。黎家属于澳门的上流社会,这对何鸿燊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

何鸿燊自己也是个能够吃苦耐劳的人,正值兵荒马乱,他所在的公司通过向内地卖出小汽船、发电机,买回粮食,获得厚利。

但何鸿燊觉得远远不够,他要亲自主持利润更为丰厚的走私生意。为此,不得不周旋在日军、海盗和黑帮之间。有一次遇上内鬼串通黑帮,他携带的30万元港币在海上被劫掠一空,差点丢掉性命。

又有一次,何鸿燊通过与日军的反复周旋,救下港澳名人爱国人士梁昌。二战结束后,梁昌获得英皇荣誉勋章,他一直没有忘记何鸿燊的相救。

1943年,何鸿燊22岁,由于劳苦功高,公司给他分红高达100万元港币。短短两年时间,何鸿燊就从只有10元港币的穷光蛋跻身富豪行列,掘得生意场上的第一桶金。

接下来的故事就比较好讲了。手把巨额财富的他,游刃有余,总是能够抓住时局的变化机会,办洋行,开船务公司,开炼油厂,拆过船,做过金银买卖,药品代理,火柴制造,做房地产,最终,借着澳门发展旅游业开放博彩业,成为名震中外的“赌王”,使博彩业称为澳门的支柱产业,与拉斯维加斯并驾齐驱。

何鸿燊的一生,可以说从出生之前就充满奇幻色彩。

这固然与他的家世密不可分,但也是大时代所塑造的。可以说,了解了“赌王”,就理解了港澳历史的多元与复杂。要了解港澳,何鸿燊是一把钥匙,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在他身上,既有传统中国文化的影子,也有西方文化的深厚痕迹;既有中西合璧,又有中西冲突。这样的传奇人生今后也很难被复制了。


本期编辑常琛

推荐阅读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lianjiang1.com/view-50137-1.html

上一篇:何鸿燊还有一个遗愿

下一篇:遵循防疫规定,荷兰首相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

福利网 飞艇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