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杀妻弑母可怕,还是《人间便利店》可怕?

2018-12-16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在网上看到杀妻藏尸案二审时,我手里正拿着一个早饭吃剩下来的肉包子。

看了几行新闻,立刻觉得咬了一半的包子有点异样,活生生的人被大卸八块装进专门放食品的冰柜,这事让人越想越发毛。

我点开另一个新闻,是杀妻骗保案。丈夫明明已经辞职近两年,每天依然假装和妻子一起上下班,两家老人说,一点没察觉。到瞒不下去,把妻子带到泰国普吉岛先打后杀,女方父母在采访里说了个细节:到(泰国)宾馆后,他把门关上,过来磕头,说的确打人了,但是买了几千万的保险。

按照他的逻辑,父母大概会被钱打动吧,毕竟是这么一大笔钱。

和杀妻案中悲痛欲绝的受害者亲属相比,弑母案中被杀掉的女人,就像大海上出现的一个泡沫,很快被其他风浪所覆盖。只知道她和我差不多年纪,80后,生了二胎。大儿子上小学六年级,小的还在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她骂完12岁的大儿子后,进房间睡觉,随后被大儿子用菜刀连续砍多刀,现场一片血泊。小孩杀完人后,沉着冷静换了干净衣服,把作案菜刀扔到菜地,还试图跟人说:不是我杀的,她是自杀。

这件事发生后,网上讨论最多的,杀掉亲妈的小孩,应该安置到哪里去?他该去哪里上学?该怎么接受教育?

视频里把小孩领回家的父亲,奶奶,脸上毫无悲伤痕迹,他们就像在处理一件只是棘手的事而已:这个小孩怎么办?送回学校,学校不肯收,他怎么继续接受教育?

他爸爸脸上的表情,始终是百分百的无奈,任何话说出来都像是同一句:我有什么办法?

很多人评论,这个小孩是反社会人格,指认犯罪现场时,还带着笑容。被父亲带回家时,依然跟平常一样,和弟弟一起玩来玩去。他接受采访说:我杀的不是别人,是我妈妈。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些采访时,我脑海里总是会出现夏天看过的一本日本小说——《人间便利店》,这本小说在豆瓣评分高达7.8,很多人都给它打了五颗星。

故事讲述一名三十六岁,依然在便利店打工的单身女人,出身普通家庭,却是个从小公认为有点怪异的孩子。

准确地说,她没有什么七情六欲,悲伤,喜悦,思念,通通没有,心理学上的说法,是这个人没有共情能力,无法具备同理心,不能设身处地地体验他人处境,从而达到和感受别人情感的能力。

作者举了几个例子,幼儿园的时候在公园玩耍,有只美丽的蓝色小鸟死了,其余小孩都很悲痛,她却觉得,有什么好伤心的。“把它吃了吧,爸爸不是喜欢吃烤鸡肉吗?今天就把它烤着吃了吧。”

妈妈很震惊,拼命阻止下,她依然觉得莫名其妙,小鸟死了为什么要哀伤?

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两个男生打架,有人尖叫,“谁去把老师叫过来?”,“谁来阻止他们呀?”。女主人公心想,原来只要阻止就行,从工具柜里拿出一把铲子,跑到胡闹的男生那里,开始朝他脑袋砸去。看到男生按着脑袋不动后,她又开始想,另一个也要阻止,对着另一边又举起铲子……

她是个怪人,她的父母一直想着,应该怎么样治好她。

因为这样的人,显然无法融入社会。

我不喜欢这本小说,因为女主没有任何情感,从头到尾只贯穿着一个主题,既然要在这个社会生活,那么就去做这些麻烦的事情吧。

她强迫自己去参加旧同学聚会,强迫自己跟便利店的兼职员工闲聊,因为不想自己太过引人注意。她只想做一个不引起任何麻烦的人,她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就是秩序井然的便利店,在这里,一切都有规则可循。

每个便利店员工的笑容,语言都是经过培训的,她不用去想,到底使用哪种说话口气是正常的,或者人们更喜欢什么样的表达方式。手里所有的工作,都有严格的程序,所有商品都需要摆放得整整齐齐,并且不能擅自改变位置,蔬菜汁摆在这里,豆奶摆在那里……总之目的只有一个:引起顾客的购买欲望,让顾客能把脸转向这边。

当客人来结账时,要看着客人的眼睛微笑并行一礼,生理用品要装进纸袋,热的东西和冷的东西要分开装,有人点速食类商品要用酒精消毒双手……

这就是便利店的规则,却不是人间的规则。

女主角从严格意义上讲,并非人类,她对食物只有用来补充营养的需要,因为生为便利店员工,保持身体健康,也是领薪水的条件之一。

她把吃的食物称之为饲料,书中最毛骨悚然的一个细节是,她的妹妹抱着刚出生的婴儿来看她,两人吃蛋糕的时候,婴儿哭闹起来。

看着妹妹用力哄婴儿的样子,她想,为什么要这么费劲呢?她看着桌上那把用来切蛋糕的小刀,不禁想:光是要让孩子静下来的话,明明很简单啊。

女主是个彻底的反人类,但此书很受欢迎,很多人喜欢里面女主对现代社会的嘲讽。

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工作才显得正常?难道一个人一辈子在便利店打工,一辈子不结婚,就不行吗?为什么一定要做一些大众觉得正常的事情,和别人一起开烤肉派对,和闺蜜一起喝下午茶,和同事闲聊八卦,这些活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女主不明白,,她没有共情能力,也看不懂为什么妈妈要这么辛苦地照顾婴儿。

这么麻烦,整天哭闹的婴儿,不如用刀解决了吧。

弑母的小孩,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在他眼里,亲妈就是一个整天和他作对的人。

“妈妈不好,不后悔!”

他如此平静地说出了这种话,完全没有半点悔恨。

只是一个啰啰嗦嗦,整天管着他的大人罢了。

杀妻的男人,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杀掉那个整天啰啰嗦嗦的女人,不就天下太平了吗?

《人间便利店》,是站在这些人的立场,看着这个啰啰嗦嗦的社会,真没意思,这些人为什么老是问东问西的,为什么一个社会人必须要结婚和工作?为什么我必须活得像个正常人?

我丝毫不喜欢也不理解主人公,因为这根本不是像梭罗那样地脱离世俗,梭罗喜欢自然,觉得一草一木都再可爱不过。

这个女人,什么都不喜欢,什么都不厌恶。

故事的结局,她又回到了便利店,这个最适合她的地方,不需要投入任何感情,只需要机械化的工作。


弑母的小男孩,只有唯一的焦虑:学校不会不让我上学吧?


我想起不久前的另一条新闻,日本乡下一名中年男子,因为和妻子吵架,把全家人,和来劝架的朋友,总共六口人统统杀了个干净,最后选择自杀。

世界太过吵闹,不是吗?


杀了人,也不觉得痛苦与内疚,人类社会中时不时产出这样的同类,好像是在警醒我们,珍惜能和我们一起快乐与哀愁的同类。


毕竟这个世界上正在出现越来越多人,他们不想跟同类发生任何关系。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ianjiang1.com/view-3674-1.html

上一篇:为什么我买东西的时候,就像一只被洗过脑的驴?

下一篇:亲妈甩手指南,专治丧偶式育儿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