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穿越千年的桥

2019-11-17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鲁珉
  一座桥,连接着溪河的两岸。你在桥的那边,我在桥的这边,两两相对,走在一起,便是人生。
  在诗人词人眼中,桥不仅仅是路,更是一种情怀,一种向往。特别是唐朝宋时元代的桥,融进在唐诗宋词元曲里,或是喜悦,或是悲伤,都是那么让人流连忘返。
  穿越千年的桥,,当属元时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中的那座小桥,他笔下的桥,是那样地牵肠挂肚,又是那样千回百转。空山鸟语,河水潺潺,静谧里的农舍,古道上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小桥的背景。背对桥时是离开,迎桥走时是归来。晨风中的桥多了一份愁肠,风吹拂着小桥,散落下一地的思念,怎不叫人淆然泪下。
  宋人蒋捷,或许常行于桥也常立于桥。客舟中听雨时,远方必是有一座桥,横隔在他的仕途上。于是,就立于桥上听雨,任凭过往流离于时间之外,让离合悲欢随风而逝。那无遮无拦的桥,一蓑烟雨纵平生,任凭风吹雨打,依然伫立。
  黄庭坚眼中的桥,定是通向悠闲豁达的。“半烟半雨溪桥畔,渔翁醉着无人唤。”烟雨蒙蒙的溪边桥畔,那个与世无争的渔翁,半醉半睡,是何等地逍遥自在。梦中的风,送来花草芳香,映衬着别样的闲适与安逸。若无桥,便无醉翁,如若一幅画,少了画眼,显得平淡无奇,也就毫无美感。
  最惹人喜爱的,当属秦观的桥。他的桥接泊两地,成了往来人世的主客,成为传达爱情的红娘桥。“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所有的浪漫与期待,所有的情意与恩爱,都在这座桥上。即便是一年才能从桥上走一回,也是那样地满足与幸福。只是那两情若是长久时,不知慰藉了多少异地恋那两颗孤独的心。
  沈园的桥或许是最伤心的桥,不然,陆游不会痛心地写下那首千古名词《钗头凤》。“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沈园重逢四十多年后,陆游再游沈园,曾经与唐琬那撕心裂肺的感情,嘎然而止,睹物思人,叫人怎不思量?当他低头看着桥下的河水,仿佛看到了唐琬身影如惊鸿般飘来。在陆游心里,那座桥,是他通向唐琬的桥。或许,人生注定是一场孤独的旅行,即使是不能与相爱的人在一起,好在是走过奈何桥时,就可以与爱的人相聚了。
  江南的桥,才是穿越千年的桥的应有模样。“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这便是江南的桥。杜牧居于扬州时,想必走过无数座桥。在诗中,扬州依然青山绿水,草木葱葱,二十四桥极在乐声飘扬。歌舞升平,夜的桥,人头攒动,灯转星移,一派江南景象。最能代表江南桥的当属西湖的断桥,远远的,那白娘子手执一柄油纸伞,遇见了千年的许仙,成就一段最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卞之琳的《断章》足够美,诗中的那座桥,连接着楼、人、窗、月,连梦都是自成格局。可就是那座桥,虽美,可从中却读到了一种喧嚣与清扰。
  或许你也走过无数座桥,虽然钢筋水泥桥也美,可能再也走不进凝结千年国风的桥了。穿越千年,唐桥的壮美,宋桥的玲珑,元桥的惆怅,都只能止于梦中了。
  桥,有风有雨有景,穿越千年,构成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总是让人欲罢不能,魂牵梦绕。于是,只好把它藏于心中,慢慢品味,悟出一丝一缕的千年韵味。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ianjiang1.com/view-34879-1.html

上一篇:捻一缕秋色于指间

下一篇:普及消防知识 提高应急能力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