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江新闻网广告

太祖姚苌简介

2019-10-09
来 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打印

姚苌个人资料

本名:姚苌[读音:cháng]

别名:字景茂

性别:男

民族:羌族

国籍:后秦

所处时代:十六国时期

出生地:南安赤亭(今甘肃陇西西)

出生日期:公元330年    逝世时间:公元394年

职业:皇帝

在位时间:384年—394年在位

庙号:太祖

谥号:武昭皇帝

成就:建立后秦

陵墓:原陵

姚苌简介

后秦太祖武昭帝姚苌(公元330年-公元394年),字景茂,南安赤亭(今甘肃陇西西)人,羌族。十六国时期后秦政权的开国君主,384-393年在位。姚苌是羌族首领姚弋仲的第二十四子,姚襄之弟。

淝水之战后姚苌在关中羌人的推举下自称万年秦王,建立后秦,并与苻坚领导下的前秦作战。姚苌后来杀害了苻坚,并乘西燕东退而进驻长安,不久称帝。前秦宗室苻登在关中氐族残余力量支持下继续与姚苌作战,姚苌一度处于不利形势,但终大败苻登,渐处优势,但在消灭前秦势力前去世,直至儿子姚兴即位后才完全消灭前秦势力。

姚苌生平简介

姚苌字景茂,南安赤亭(今甘肃陇西西)人,羌族,十六国时期后秦的建立者,著名的军事家、统帅。 十六国时期后秦的创建者。字景茂。羌族。姚弋仲第二十四子。在位约十年。357年,兄姚襄率部与前秦军战于三原,兵败被杀。姚苌领众降于前秦,为苻坚部将,累建战功。肥水战后,384年,据岭北(今陕西礼泉九嵕山以北)的北地、新平、安定等郡,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建元立国,史称后秦。羌胡十余万户归附。385年姚苌杀死苻坚,次年称帝于长安,改称常安,国号大秦。姚苌多谋略而不善于征战。386年苻坚族孙苻登自立为前秦主后,后秦原苻坚旧部氐、羌和汉人归之者十余万。其与姚苌转战相持,西北起安定(今甘肃泾川北),东南到长安,屡次大败后秦军。391年,姚苌破苻登军于长安以东,苻登又转攻安定。姚苌北行拒守,后秦不断受到苻登的攻击,政权始终未得稳定。393年姚苌死,其子姚兴继立,次年击溃苻登,灭亡前秦,消除肘腋之患,后秦才兴盛起来。

姚苌是姚弋仲之子,姚弋仲共有四十二子,姚苌是其第二十四子。姚苌“少聪哲,多权略,廓落任率,不修行业,诸兄皆奇之”(《晋书·姚苌载记》)。姚苌随其兄姚襄(姚弋仲第五子)征战,多次参与决策。

东晋永和十二年(356年)八月,姚襄在伊水(洛阳南)被东晋征西大将军桓温击败,西走平阳,图进关中。升平元年(357年)四月,姚襄屯驻杏城(今陕西黄陵西南),招兵买马,周围小城纷纷响应,所部达2.7万余人。姚襄派辅国将军姚兰掠地敷城(今陕西洛川西南),又亲率部众进军黄落(今甘肃庆阳西南),与前秦发生冲突。秦王苻生派卫大将军苻黄眉、平北将军苻道,龙骧将军苻坚、建节将军邓羌率步骑兵1.5万抵御。姚襄固守黄落,不肯出战。五月,邓羌又率3000精锐骑兵,直压姚襄大营,筑垒布阵,诱其出战。姚襄果然中计,出城迎战。邓羌佯败退至三原(今陕西三原),姚襄军追击,邓羌突然回军迎击,苻黄眉等率大军继至,大败姚襄军,姚襄被斩,姚苌只得率部众请降。

苻坚即位后,以姚苌为扬武将军。太和元年(366年)七月,姚苌与前将军杨安随辅国将军王猛进攻东晋荆州南乡郡(今河南淅川西南)。八月,将东晋汉水以北民万余户掳掠而还。

当初,割据陇西(今甘肃陇县西南)的李俨举郡投降前秦,不久又和前凉相通。太和元年十二月,羌人敛岐率略阳(今甘肃秦安东南)4000户叛前秦,向李俨称臣。李俨于是拜置牧守,和前秦、前凉断绝关系。太和二年(367年)二月,姚苌与辅国将军王猛、陇西太守姜衡、南安太守邵羌等率兵1.7万讨伐敛岐。

三月,前凉主张天锡遣前将军杨通出兵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征东将军常据出兵左南(今青海民和西北),游击将军张统出兵白土(今青海化隆回族自治县东南),张天锡亲率步骑3万屯驻仓松(今甘肃武威南),以讨李俨。羌人敛岐的部落以前皆属姚弋仲,闻姚苌至,皆降。符坚以姚苌为陇东太守。四月,秦军获胜,俘李俨。

东晋太和六年(371年)三月,姚苌与苻雅、杨安、王统、徐成及羽林左监朱彤等率领步骑7万人讨伐氐王杨纂。四月,秦兵到达仇池北面的鹫峡(今甘肃西和东南),杨纂率步骑5万抵御。东晋梁州刺史杨亮派督护郭宝、卜靖率骑兵千余助杨纂抗秦。双方在峡谷中交战,杨纂大败,步骑损失十分之三、四,郭宝等人战死,杨纂收散卒撤回仇池。秦军继续追击,杨统举武都投降。杨纂恐惧,亦降,被送往长安。

宁康元年(373年)十一月,姚苌任宁州刺史,屯垫江。

宁康二年(374年)五月,蜀人张育、杨光聚众2万,起兵反秦,又派人向东晋请求援兵。前秦王苻坚派镇东将军邓羌率甲士5万讨伐。东晋益州刺史竺瑶、威远将军桓石虔率众3万进攻垫江(今四川合川),以援张育、杨光。秦将姚苌兵败,退屯五城(今四川中江),竺瑶和桓石虔驻军巴东(今四川奉节东)。张育自称“蜀王”,与巴僚首领张重、尹万合兵万余人围攻成都(今属四川)。六月,张育改年号“黑龙”。至九月,张育、杨光被秦军所杀,益州复归前秦所有。

前秦在东灭前燕、西并仇池、南取梁益后,军事实力与战争潜力均大为增强。时东晋之外,北方及西北尚有代及前凉未能完全控制。前秦欲统一天下,为避免两面作战,前秦王苻坚决定先灭前凉及代,再攻东晋。前凉王张天锡于秦并仇池时已遣使称藩、臣服于秦,后发觉秦有兼并企图,遂向东晋请求结盟。

太元元年(376年)五月,苻坚派姚苌与武卫将军苟苌、左将军毛盛、中书令梁照等率军13万大举攻前凉。同时派尚书郎阎负、梁殊为使臣,随军前进,征召张天锡来长安,命令大军进至西河(今甘肃境内黄河)时,暂时控置于该地区,仅使臣先去凉都,如张天锡违命,则立即进攻。另命秦州刺史苟池、河州刺吏李辩、凉州刺史王统,率三州兵为后继。

七月,前秦使臣至姑臧(今甘肃武威),张天锡杀使臣拒绝投降,令龙骧将军马建率军2万至杨菲(今甘肃永登西北)一带抗击秦军。八月,前秦军开始进攻,苟苌先遣扬武将军马晖、建武将军杜周,率军8000,西出恩宿(今甘肃永昌南),截张天锡逃走之路。姚苌、梁照、王统及李辩部从清石津渡黄河,进攻河会城(黄河与湟水会合处),前凉骁烈将军梁济战败投降。十七日苟苌由石城津(今兰州西北)渡黄河,与梁照等部会攻缠缩城(今甘肃永登南),克之。马建惧,白杨菲退守清塞(今甘肃石浪境)。时张天锡已又派征东将军常据率军3万进驻洪池岭(今甘肃武威南),自率军5万屯金昌(今甘肃永昌北)。姚苌奉苟苌之命率3000人为前锋进击马建。二十三日马建率万余人降,余兵溃走。二十四日,苟苌攻常据于洪池,常据兵败自杀。二十六日,张天锡再派司兵赵充哲率军抗击,与前秦军战于赤岸(今甘肃武威东南),又大败,被歼3.8万,赵充哲战死。张天锡出金昌城迎战,城内发生叛乱,遂率数千骑兵逃回姑臧。二十七日前秦军至姑臧,张天锡出降,前凉灭亡。

前秦灭凉,并代、解后顾之忧后,又经一年的休整,即开始大举攻东晋。太元三年(378年)二月,苻坚派征南大将军、都督征讨诸军事、长乐公苻丕和武卫将军苟苌、尚书慕容韦率步骑7万进攻东晋襄阳,并以荆州刺吏扬安率军作为先锋。征虏将军石越率精骑1万出鲁阳关(今河南平顶山西);姚苌和京兆尹慕容垂率军5万出南乡(今河南浙川西南)攻南阳;领军将军苟池、右将军毛当、强弩将军王显率4万人出武当(今湖北丹江口市西北),各军会攻襄阳。次年三月,秦军克襄阳,俘守将朱序。

东晋太元八年(383年)五月,东晋车骑将军桓冲率10万大军进攻前秦襄阳,派前将军刘波等攻打沔(今汉江及其北源陕西留坝西沮水)北诸城;辅国将军杨亮进攻巴蜀(泛指今四川),克五城(今四川中江),进击涪城(今四川绵阳东),鹰扬将军郭铨攻打武当(今湖北丹江口西北)。

六月,晋军攻破万岁(今湖北谷城境)、筑阳(今湖北谷城北)。前秦王苻坚得知东晋大军来攻,派兵救援,姚苌与后将军张蚝奉命救援涪城。七月,二人进军斜谷(今陕西眉县西南),杨亮闻桓冲兵败,率军撤返。

七月,符坚下诏大举攻晋,征发各州郡公、私马匹,平民十丁抽一。高门富豪子弟、精通武艺的都授以羽林郎,共得3万多人,任命秦州主簿赵盛之为建威将军、少年都统。还下诏对东晋君臣进行封赏:“其以司马昌明为尚书左仆射,谢安为吏部尚书,桓冲为侍中;势还不远,可先为起第”。时大臣都不同意符坚亲征,唯慕容垂、姚苌及羽林郎劝之。

八月,苻坚派阳平公苻融统率骠骑将军张蚝、抚军将军苻方、卫军将军梁成、平南将军慕容暐及慕容垂等步骑25万人为前锋,以姚苌为龙骧将军,都督、梁二州诸军事。并对其说:“昔朕以龙骧建业,未尝轻以授人,卿其勉之!”左将军窦冲说:“王者无戏言,此不祥之征也”!苻坚默然。

十一月,苻坚在淝水之战中战败,十二月,回到长安。

太元九年(384年)正月,前秦终于爆发内乱,慕容垂与丁零翟斌相呼应,重新树起燕国旗帜,史称后燕。二月,慕容垂引丁零、乌丸众20余万长驱进攻邺城,关东六州的郡县大多送任子向燕国请降;三月,原北地郡长史慕容泓聚数千鲜卑族人,驻屯华阴,打败秦将强永,势力渐盛。自称都督陕西诸军事、大将军、雍州牧、济北王;原平阳太守慕容冲也起兵平阴,率众二万进攻蒲阪。

符坚乃以广平公苻熙为使持节、都督雍州杂戎诸军事、镇东大将军、雍州刺史,镇蒲阪。以苻睿为都督中外诸军事、卫大将军、司隶校尉、录尚书事,配兵5万以左将军窦冲为长史,龙骧姚苌为司马,讨慕容泓于华泽。并派窦冲击慕容冲于河东。

苻睿好大喜功,有勇无谋。姚苌建议:“鲜卑皆有思归之志,故起而为乱,宜驱令出关,不可遏也。夫执鼷鼠之尾,犹能反噬于人。彼自知困穷,致死于我;万一失利,悔将何及!但可鸣鼓随之,彼将奔败不暇矣”。苻睿却不以为然,领兵截击,结果败死在华泽。

姚苌派遣龙骧长史赵都、参军姜协向符坚谢罪,不意被苻坚怒杀。姚苌惧罪,逃奔渭北。西州豪族尹详、赵曜、王钦卢、王钦卢、牛双、狄广、张干等率五万余家,推姚苌为盟主。姚苌想推辞,尹纬说:“今百六之数既臻,秦亡之兆已见,以将军威灵命世,必能匡济时艰,故豪杰驱驰,咸同推仰。明公宜降心从议,以副群望,不可坐观沉溺而不拯救之”(《晋书·姚苌载记》)。姚苌遂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大赦,改元白雀,史称后秦。以尹详、庞演为左、右长史,南安姚晃及尹纬为左、右司马,天水狄伯支、焦虔、梁希、庞魏、任谦等为从事中郎,姜训、阎遵为掾属,王据、焦世、蒋秀、尹延年、牛双、张干为参军,王钦卢、姚方成、王破虏、杨难、尹嵩、裴骑、赵曜、狄广、党删等为将帅。

五月,姚苌进屯北地,北地、新平、安定十余万户羌人归附姚苌,姚苌厉兵积粟,以观时变。六月,苻坚亲领步骑二万攻姚苌,起初获得小胜,并断其运水之路。姚苌军危惧,已有人有渴死。但不久,却天降大雨,姚苌军中积水三尺,于是军威大振。时苻坚刚要进食,无心再吃,怒道:“天其无心,何故降泽贼营”(《晋书·符坚载记》)!姚苌军越战越强,发展到七万多人,并俘前秦将吏杨璧、徐成等数十人,皆礼而遣之。

此时,慕容泓谋士高盖杀慕容泓,奉慕容冲为主。慕容冲兵势甚盛。姚苌欲西上,怕慕容冲进行阻拦,便遣使与其通和,并以其子姚崇作为人质。     十月,姚苌闻慕容冲攻长安,便与群臣商讨对策,群臣都说:“宜先据咸阳以制天下。”姚苌则认为不然,他说:“燕因怀旧之士而起兵,若功成事捷,咸有东归之思,安能久固秦川!吾欲移兵岭北,广收资实,须秦弊燕回,然后垂拱取之。兵不血刃,坐定天下,此卞庄得二之义也”(《晋书·姚苌载记》)。于是留其长子姚兴守北地,使宁北将军姚穆守同官川,自将其众攻打新平。

姚苌至新平,新平太守南安人苟辅欲降,郡人辽西太守冯杰、莲勺令冯羽、尚书郎赵义、汶山太守冯苗劝阻说:“昔田单以一城存齐。今秦之州镇,犹连城过百,奈何遽为叛臣乎!”苟辅说:“此吾志也,但恐久而无救,郡人横被无辜。诸君能尔,吾岂顾生哉”!于是凭城固守。后秦军做土山地道,苟辅也于城内为之,或战地下,或战山上,后秦军死者万余人。苟辅又诈降之引诱姚苌,姚苌将入城时,觉得其中有诈,便返回,苟辅率军出击,姚苌几乎被擒,后秦军又死万余人。

太元十年(385年)正月,姚苌留诸将继续围攻新平,自引兵攻打安定,擒前秦安西将军勃海公符珍,岭北诸城悉降于后秦。

四月,新平粮竭矢尽,外援不至。姚苌遂用计,派人对苟辅说:“吾方以义取天下,岂仇忠臣邪!卿但帅城中之人还长安,吾正欲得此城耳”。苟辅果然中计,率军民五5000出城。姚苌率军围攻,将其全部坑杀。

五月,苻坚留太子苻宏守卫长安,自带几百骑兵并中山公苻诜、张夫人遁入五将山(今陕西岐山东北)中。七月,姚苌至新平,派将领吴忠进五将山围捕苻坚。前秦兵四散逃窜,隶校尉权翼、尚书赵迁、大鸿胪皇甫覆、光禄大夫薛赞、扶风太守段铿等文武数百人先后投奔于姚苌。只剩下侍从十余人留在苻坚身旁,不久,吴忠领兵到,捕送苻坚至新平。

八月,姚苌向符坚索取传国玺,还说:“苌次膺符历,可以为惠。”苻坚横目怒骂:“小羌乃敢干逼天子,岂以传国玺授汝羌也,图纬符命,何所依据?五胡次序,无汝羌名。违天不祥,其能久乎!玺已送晋,不可得也。”姚苌又遣尹纬求苻坚举行禅代仪式,苻坚仍骂声不绝:“禅代者,圣贤之事。姚苌叛贼,奈何拟之古人”(《晋书·符坚载记》)!以求速死。姚苌遂于新平佛寺中缢杀苻坚。

太元十一年(386年)正月,姚苌至安定。四月,慕容冲东归,卢水人郝奴据守长安。姚苌自安定攻打长安,郝奴请降,被拜为镇北将军、六谷大都督。同月,姚苌在长安称帝,改元建初,国号大秦。追其父苌弋仲为景元皇帝,立妻蛇氏为皇后,子苌兴为皇太子,置百官。

七月,前秦平凉太守金熙、安定都尉没弈干与后秦左将军姚方成战于孙丘谷,姚方成兵败。姚苌以其弟征虏将军姚绪为司隶校尉,镇守长安,亲自率兵至安定,攻打金熙,大破之。

同月,前秦抚军大将军苻登攻克南安(今甘肃陇西东南),各族民众3万余户归附苻登。八月,前秦帝苻丕诏苻登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安王。十月,,苻登进军秦州(治今甘肃天水),攻打后秦帝姚苌弟姚硕德,姚苌亲自率军救援。苻登与姚苌战于胡奴阜(今甘肃天水西),姚苌大败,被斩2万余人。姚苌被前秦将啖青射中,负重伤,退往上邽(今甘肃天水市)。

太元十二年(387年)四月,姚硕德为前秦益州牧杨定所逼,退守泾阳(今甘肃平凉西北),杨定进而联合前秦鲁王苻纂合攻姚硕德于泾阳,姚硕德大败。后秦主姚苌为救姚硕德,自阴密(今甘肃灵台西南)引兵前来,苻纂退军于敷陆(今陕西洛川东南)。

七月,姚苌率兵进攻卢水胡人彭沛谷,攻克所据堡垒,彭沛谷逃往杏城(今陕西黄陵西南)。姚苌还师阴密(今甘肃灵台西),命太子兴镇守长安。

八月,前秦将领兰椟率2万人马自频阳(今陕西富平)到和宁(今陕西境内)并与前秦鲁王苻纂共谋攻取长安。苻纂之弟苻师奴劝其兄称王,遭到拒绝,便杀苻纂。兰椟闻讯后,与苻师奴断绝关系。西燕王慕容永乘机发兵攻打兰椟,兰椟无奈只好向后秦主姚苌求救。姚苌欲兰椟,尚书令姚旻、左仆射尹纬等劝阻说:“苻登近在瓦亭,陛下未宜轻举。”姚苌则认为:“登迟重少决,每失时机,闻吾自行,正当广集兵资,必不能轻军深入。两月之间,足可克此三竖,吾事必矣”(《晋书·姚苌载记》)。九月,姚苌引兵扎营于泥源(今甘肃宁县东南)。苻师奴迎战,被后秦军击败,逃往鲜卑,部将董成投降,其部众皆被俘虏。十月,姚苌乘胜进军,在河西(今陕西东部黄河南段以西地区)又击败西燕王慕容永,其部下征西将军王宣也率众投降。兰椟复列兵拒守,姚苌再攻。十二月,将其俘获。此战,姚苌在长安面临危急的情况下,巧妙地利用慕容永、兰椟等人互相争斗的机会,神速出兵,各个击破,使长安转危为安。 

时姚方成捉住前秦雍州刺史徐嵩,劝其投降。徐嵩怒骂姚苌,姚方成大怒,将徐嵩斩了三次。姚苌知道后,又把苻坚挖出来鞭尸无数,扒掉衣服用荆棘裹起来,挖个土坑埋掉。

太元十三年(388年)十月,姚苌回安定。前秦主符登就食新平,率万余人围攻姚苌营。苻登立苻坚遗像于军中,誓师以激励将士,针对后秦主姚苌弑主,其部下将士多数原属苻坚,乘夜引众围姚苌营放声哭诉。姚苌也命营中大哭以应之,符登乃退。 

姚苌此人很迷信,从下面的事中便可以看出。太元十四年(389年)正月,姚苌因屡战屡胜,以为是秦王符坚的神灵相助,便于军中立符坚像进行祈祷:“臣史襄敕臣复仇,新平之祸,臣行襄之命,非臣罪也。苻登,陛下疏属,犹欲复仇,况臣敢忘其兄乎?且陛下命臣以龙骧建业,臣敢违之?今为陛下立像,陛下勿追计臣过也。”秦主符登升楼,遥对姚苌说:“为臣弑君,而立像求福,庸有益乎?”又大声说:“弑君贼姚苌何不自出?吾与汝决之”!姚苌不应。过些日子,姚苌军作战不利,姚苌也每夜数惊,于是斩像首以送秦。

三月,前秦主苻登留辎重于大界,自率万余轻骑攻克安定(今甘肃泾川北泾河北)羌密造堡。五月,苻登又发兵进攻后秦,后秦屡战屡败。姚苌为挽回败局,遣其子中军将军姚崇偷袭大界,但苻登预先察觉,遂将计就计,在安丘(今甘肃灵台境)拦击,大败姚崇,俘获及斩首2.5万人。七月,苻登乘胜攻克平凉(今甘肃华亭西)。八月,苻登又据苟头原(今甘肃泾州西北)进逼安定,诸将劝姚苌与其决战,姚苌欲以智谋取胜,说:“与穷寇竞胜,兵家之下。吾将以计取之”(《晋书·姚苌载记》)。于是留尚书令姚旻守安定,自率3万轻骑乘夜再袭前秦辎重地,攻克大界,杀前秦毛后及苻登之子、南安王苻尚,擒名将数十人,驱掠男女5万余人而还。诸将还欲乘乱而击,姚苌认为:“登众虽乱,怒气犹盛,未可轻也”(《晋书·姚苌载记》)。遂止。姚苌见安定地狭,且离苻登很近,便使姚硕德镇安定,迁安定千余家于阴密,遣其弟征南将军姚靖镇之。

九月,后秦主姚苌委派姚硕德设置秦州(郡治上邦,今甘肃天水)守宰,以堂弟姚常戍守陇城(今甘肃秦安陇城镇),邢奴戍守冀城(今甘肃革谷西南),姚详戍守略阳(郡治临渭,今甘肃秦安东南)。杨定发兵攻克陇城、冀城,斩姚常,捉邢奴。姚详闻讯即弃略阳而逃往阴密(今甘肃灵台西南)。杨定遂自称秦州牧、陇西王。前秦王苻登依杨定自称而封之。

太元十五年(390年),三月,后秦主姚苌发兵攻克前秦之新罗堡(今陕西眉县东南),前秦扶风太守齐益男逃走。前秦王苻登迅即发兵进攻后秦之陇东(今甘肃平凉西北),姚苌速往回救,苻登见目的已达到,引兵退去。 

四月,前秦镇东将军魏揭飞自称大将军、冲天王。魏揭飞称王后迅即率氐、胡数万人马进攻后秦安北将军姚当成于杏城。镇军将军雷恶地也反叛后秦响应,进攻后秦镇东将军姚汉得于李润镇(今陕西蒲城东北)。姚苌欲亲自攻打魏揭飞,诸将都说:“陛下不忧六十里苻登,乃忧六百里褐飞?”姚苌说:“登非可卒殄,吾城亦非登所能卒图。恶地多智,非常人也。南引褐飞,东结董成,甘言美说以成奸谋,若得杏城、李润,恶地据之,控制远近,相为羽翼,长安东北非复吾有”(《晋书·姚苌载记》)。遂亲率1600精兵讨之。魏揭飞率氐、胡数万人来攻,姚苌每见一军至,不忧反喜,群臣不解其意,姚苌说:“今同恶相济,皆来会集,吾得乘胜席卷,一举而覆其巢穴,东北无复余也”(《晋书·姚苌载记》)。姚苌采取先固垒不战、示之以弱的战法,诱其来攻。揭飞果然中计,仗恃人多,率全部人马围攻后秦军。姚苌秘遣其子姚崇领数百轻骑偷袭其后,攻其无备。在魏揭飞军大乱之时,又命镇远将军王超正面纵兵攻之,大获全胜,阵斩魏揭飞及将士万余人。雷恶地战败,请降,姚苌待之如初,加以安抚,使雷恶地心悦诚服,以后常对人说:“吾自言智勇所施,足为一时之杰。校数诸雄,如吾之徒,皆应跨据一方,兽啸千里。遇姚公智力摧屈,是吾分也”(《晋书·姚苌载记》)。 

太元十六年(391年)三月,苻登亲率精兵自雍(今陕西风翔西南)出发,进占泾水口战略要冲范氏堡,强渡渭河,进据曲牢(今陕西西安南)。四月,秘密联络后秦长安外围守将苟曜为内应,抢占马头原,进逼长安。五月,后秦急遣右将军吴忠率军出城迎战,被苻登军射杀于阵前,余部溃退,逃归长安。姚苌收众再战,姚硕德说:“上慎于轻战,每欲以计取之。今战既失利,而更逼贼者,必有由也。”姚苌说:“登用兵迟缓,不识虚实,今轻兵直进,迳据吾东,必苟曜竖子与之连结也。事久变成,其祸难测。所以速战者,欲使竖子谋之未就,好之未深,散败其事耳”(《晋书·姚苌载记》)。遂复率精锐出城与苻登激战竟日,苻登终因寡不敌众,给养难继,被迫撤围,退屯于郿(今陕西眉县东渭河北岸)。后秦遂抽军北上争夺新平,苻登守将强金槌兵败,以城降。姚苌率准备率数百骑入金槌大营,群臣劝阻,姚苌说:“槌既去苻登,复欲图我,将安所归!且怀德初附,推款委质,吾复以不信待之,何以御物乎”(《晋书·姚苌载记》)!金槌部下果然要趁机袭击姚苌,被金槌阻止。七月,苻登又率军围攻安定城,姚苌率军北上援救,苻登退去。

十二月,符登攻安定,姚苌至阴密以拒之,对太子姚兴曰:“苟曜好奸变,将为国害,闻吾还北,必来见汝,汝便执之”(《晋书·姚苌载记》)。苟曜果然长安至长安见姚兴,姚兴派尹纬将其诛杀。

姚苌于安定东打败符登,置酒高会,诸将都讨好地说:“若值魏武王,不令此贼至今,陛下将牢太过耳。”姚苌笑著说:“吾不如亡兄有四:身长八尺五寸,臂垂过膝,人望而畏之,一也;当十万之众,与天下争衡,望麾而进,前无横阵,二也;温古知今,讲论道艺,驾驭英雄,收罗隽异,三也;董率大众,履险若夷,上下咸允,人尽死力,四也。所以得建立功业,策任群贤者,正望算略中一片耳”(《晋书·姚苌载记》)。

太元十七年(392年)七月,苻登闻姚苌染疾,即率兵进逼安定。八月,姚苌带病出拒,另遣将军姚熙隆率部袭苻登行营,苻登被迫退兵。姚苌趁夜率兵旁出悄悄地跟在苻登军的后面。早晨候骑报告说:“贼诸营已空,不知所向。”符登大惊道:“彼为何人,去令我不知,来令我不觉,谓其将死,忽然复来,朕与此羌同世,何其厄哉”!符登遂还雍城,姚苌亦还安定。

太元十八年(393年)七月,苻登攻后秦将军窦冲于野人堡,冲求救于姚苌。姚苌准备攻击,尹纬对姚苌说:“太子纯厚之称,著于遐迩,将领英略,未为远近所知。宜遣太子亲行,可以渐广威武,防窥窬之原。”姚苌从之,对姚兴说:“贼徒知汝转近,必相驱入堡,聚而掩之,无不克矣”(《晋书·姚苌载记》)。姚兴率兵攻胡空堡,苻登解围。姚兴转而奔袭苻登军大本营平凉城(今甘肃平凉西北),大获而归,苻登则元气大伤。

十月,姚苌病重,回到长安。十二月,姚苌召太尉姚旻、尚书左仆射尹纬、右仆射姚晃、将军姚大目、尚书狄伯支入宫,受遗诏辅政。并对太子姚兴说:“有毁此诸人者,慎勿受之。汝抚骨肉以仁,接大臣以礼,待物以信,遇黔首以恩,四者既备,吾无忧矣”(《晋书·姚苌载记》)。姚晃又问取苻登之策,姚苌曰:“今大业垂成,兴才智足办,奚所复问”!庚子,姚苌去世,时年六十四岁(姚苌去世的时间根据《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记载是太元十八年十二月庚子,但这个日子好像不存在,但死于394年是肯定的,因为十一月庚子就已经是公元394年1月1日)。

姚苌生平点评

姚苌死后,其子姚兴继任其位,消灭符登,统一关中,使后秦成为当时北方最为强大的政权之一。姚苌一生长于谋略,善于用兵,多谋善断,指挥作战机智灵活,临战常因势定策,出奇制胜。但姚苌在中国历史上却始终是个反面人物,用“无耻”二字来形容他,在恰当不过。姚苌恩将仇报,诛杀符坚,而且还将其尸体挖出,进行鞭尸,令人发指。在攻克大界时,俘前秦毛皇后。毛氏美而勇,善骑射。后秦兵入其营,毛氏犹弯弓跨马,率数百人力战,杀后秦军七百余人,因众寡不敌,为后秦所俘。姚苌却要将其纳为已有,毛氏且哭且骂:“姚苌,汝先已杀天子,今又欲辱皇后。皇天后土,宁汝容乎”?姚苌只得将其杀之。姚苌最终能“安枕而终,斯为幸也”(《晋书·姚苌载记》)。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lianjiang1.com/view-31315-1.html

上一篇:匈奴王冒顿单于简介

下一篇:慕容翰简介

相关新闻

廉江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廉江新闻网发布稿件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廉江新闻网转载稿件若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或支付稿酬。